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语清欢 > 一语清欢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9章 落湖

正文 第9章 落湖

    第二天果然天霁了,他们早早吃完饭,便启程回府。

    走的时候清欢留意看了一下,竟没有见着楚祎来送,两人可真是隐蔽。颠簸了半日,终于回到王府。

    回府的第一件事清欢早就想好了,让阿谷去打听清溪的家人,给他们一笔钱来把清溪赎了。阿谷没有过多地询问,按照清欢的安排照做。

    清溪走的时候来跪拜清欢,假意哭了一会,说着什么主仆情难忘,清欢又陪她演了一段,便送出府去。

    清溪走后,清欢像是解放了一样,因为阿谷在跟前,都不用做样子给她看,更不用防着她。没旁人在的时候,清欢觉得前所未有的自在。

    第二件事清欢还没想好具体怎么做,夜里便和阿谷商量。

    清欢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和李剡之间的情况,阿谷听后并没有表现出吃惊的样子,这下轮到清欢吃惊了,“你早就看出来了?“

    ”我听王爷一直王妃王妃的叫,就觉得不对劲。若真是有感情,自然不会这么称呼的。而且王妃和王爷这么久没有闹过别扭,若真是有感情,也不会如此。便猜测王爷和王妃并没有夫妻之实,也没有夫妻之情。“

    清欢心里暗叹一番,”如此说来,旁人应该都能看出来吧。“

    ”若不是贴身伺候王妃,我也观察不出什么来。旁人都以为王爷重视王妃得紧,所以王妃的日子才好过。“

    ”我只当他是演戏给别人看,没曾想对自己也有帮助,不得不说他做的很好,两全其美。“

    阿谷点头同意,”王爷其实各个方面都做的无可挑剔,只是两人相处若是没有感情,自然觉得是装模作样。“

    “确也如此,你也知道楚祎和王爷的事了。以前我是不知道他有心上人,现在既然已经知道,有些事就得阻止了。王爷常常来我屋里就寝,虽说什么都没做,但为免不会产生误会,让楚祎知道了,或许会伤了两人感情,所以要想个办法,让王爷不要再来了。“

    阿谷倒吸一口气,问道:”王妃竟还替着他们想?“

    ”那是对苦命鸳鸯,何不成全他们呢?就当做件好事吧,而且,王爷对我也仁义尽致,我总的做点什么回报他一下。“

    阿谷听后也不再反对,沉思了一会:“要不这样,谎称得了恶疾,不能见人,这样王爷就不会再来了。”

    清欢觉得可行,便说:“你去买通医官吧。早点安排。”

    “给我几天时间,王妃也要制造出患病的机会。”清欢点头同意。此事便按下不谈。

    后面几天,清欢一直在冥思苦想,怎么才能有患病的机会。

    这天吃饭的时候,李剡说:“明天韩太史生辰,王妃同我一齐去吧。”

    清欢心里想,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赶忙同意了,觉得这是个机会要抓住,晚上便和阿谷细细商量一番,准备第二天的事。

    因为是第一次出席这种正式场合,清欢心里也很没底,早上很早就起来盛装打扮一番,穿上华服,好看倒是好看,就是挺繁琐,心里不由默默叫苦。

    到太史府之后,清欢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便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

    只见李剡从容应付各个官员,不摆架子,也不出风头,对她也照顾有加。

    府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清欢感到不知所措。李剡似乎后面长了眼睛,看到她不安的样子,刚和前面其他官员寒暄之后,转身笑着过她说:“王妃似乎有点累了,我带你去那边休息吧。”

    清欢乖乖地跟着他过去,找了个位置坐定,李剡用叮嘱的语气说:“王妃在这边稍微等我一下。“清欢点点头,他便出去了。

    这里不是宴会座位,只是给宾客休息的地方,后来陆陆续续进来其他的女眷,坐在聊天,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她一个人坐着这里,甚是无聊。这时走进来一个披罗戴翠的人,其他人看到纷纷起立和她说话,清欢坐着不动,只是静静地观察。

    只见那人和其他人寒暄了几句,转头看到坐在一旁的清欢,笑脸盈盈地走了过来,说:”这位姐姐我还没见过,不知怎么称呼。“

    清欢回答:“孟,名清欢,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那位姑娘大大方方地说;”我是韩太史的女儿,因生于霜降,所以单字一个霜。姐姐为何一个人在此?“

    旁边有人像反应过来一样,低声惊呼:”孟清欢不是三王妃么?“

    所有人都转过来看她,清欢微微一笑说:”正是。“

    其他人忙不迭地行礼,韩霜也不例外。

    行礼过后,韩霜拉起她的手说:“王妃姐姐也不早说,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其他地方转悠。”

    说话间便拉着她往外走,清欢不好拒绝她,便跟着出去了。

    太史府的花园也很雅致,只是现在到处都有宾客,一路上不时有人路过,幸庆的是没几个人认识她,只是和韩霜打招呼,韩霜也一一行过礼,折腾一番,才来到一个小亭。

    说是一个小亭,实际上更像是一间小屋子,四面都有墙,墙上开着窗,上面写着精心亭三个字。

    进去后有一个屏风,韩霜带她绕过屏风,后面是一个贵妃榻,布置的很舒适。

    韩霜把其他窗关上,独留对面两扇开着,能看到前院里进进出出的人,韩霜一边关窗一边说:“王妃姐姐先坐吧,我安排一下。”说着走出去,安排自己的丫鬟在外面守着。

    然后急急地进来,拉着清欢坐下,低低地问:“王妃姐姐可了解太子?”

    清欢好久没有听到这个词,陡然一听还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都没见过太子,怎么了解他呢?”

    韩霜眉头一皱,嘟着嘴说:“听说太子品行不好,而皇上又想着把我许给他。”

    清欢这才想起之前清溪说过,韩太史的女儿或许要许给太子,原来就是眼前这位姑娘,清欢心里同情她,便说:“兴许有办法可以挽回,你看我就转嫁给了三王爷。你让太史去找皇上说说看。”

    韩霜一听,又叹了一口气说:“我哪有姐姐福分好,姐姐的爹以告老还乡为代价,才让皇上改了口。我爹哪有这本事?“

    清欢方才见到桌上有两杯茶,便各自端起一杯,想喝点茶解解渴,听韩霜一说,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你说什么?“

    韩霜被清欢的反应吓一跳,怯怯地说:”王妃姐姐不知道吗?我爹说孟丞相以告老还乡为代价,才让姐姐改嫁三王爷的。我爹哪有孟丞相的本事“

    清欢更是惊得双目圆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原来自己是丞相之女,自己到现在才知道,以前在孟府从来没听人喊丞相,所有人都叫老爷。原来孟诚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清欢心里天翻地覆地,根本平静不下来,韩霜在旁边说些什么,她也没听清。

    直到后来韩霜拍她的手,嘴里着急地叫着:姐姐姐姐,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清欢才回过神来.

    只见韩霜面带忧色,清欢便强颜笑了一下,”我没事,就是方才有点头晕。“

    韩霜天真的信了,又自顾自地说话,她焦虑地问清欢:“姐姐,你说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清欢想了想,道:“要不然你试试找个帝皇家不能接受的借口,说不定就不要你嫁给太子了。”清欢只能点到为止,不能再出具体的主意了,她深知要慎言,若不是同情这个丫头,她连这句话都不想说。

    韩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看了看窗外,然后对清欢说:“王妃姐姐,我们该去前边了,宴会要开始了。”

    清欢自然点头,便跟着她出了小亭子。路上韩霜蹦蹦跳跳的,全没了刚才焦虑的模样,时而过来拉她的手,指着东西给她看,时而自己跑开,摘几朵花回来。

    清欢见她天真浪漫的模样,又是喜爱,又是觉得惋惜,若真加入帝王家,这份纯真就要消失了。

    听韩霜介绍,这个小亭子是她的秘密基地,她喜欢自己待在这边,家仆也不会过来打扰,而且小亭子处于花园的角落,也很安静,所以她们会去的路上几乎没碰到人。

    走了没多久,突然从一个侧门里窜出来一条狗,直奔清欢而来。清欢从来都是与狗犯冲,还没死之前,她出门就总是被狗咬,不管大狗小狗,所以她见到狗都绕着走。

    穿越过来后,她都没有见过狗,这冷不防地窜出来一条狗,把清欢吓得魂飞魄散,站立不稳,一头栽倒了湖里去。

    那狗见清欢掉了下去,便转而攻击韩霜,韩霜的小丫鬟见势不妙,赶紧伸手去挡,被狗直直地咬住了胳膊,痛的大叫起来。

    韩霜不知从那儿捡来一根棍子,使劲去打那狗,它都不松口。

    正胶着时,闻讯赶来了几个家丁,那狗松了口就想跑,几个家丁就追了过去。小丫鬟被咬的鲜血淋淋,痛的眼泪直流。

    韩霜顾不及去安慰她,而是趴在岸边,想要拉清欢上来。

    奈何湖边的石头上长满了青苔,根本爬不上去。清欢心里很慌,冬天的水也冷得刺骨。这时又来了一群人,韩霜气急败环地骂:“怎么来的这么晚,还不赶紧把王妃姐姐就上来,你们都是猪脑子吗?”

    韩霜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扑通一声跳了下来,扶着清欢的腰,把她带到了另外一边有台阶的地方。

    清欢冷得全身都在发抖,没来及看清是谁,直到上岸后,才发现跳下来的人是李剡。韩霜跑过来看到是三王爷的时候,赶紧行礼,连忙道歉说:“王爷我不知道是你,我以为是府里的家丁,求王爷饶恕。”

    李剡没有理人,而是关切地问清欢:“王妃怎么掉下去了,有没有伤到?“语调失去了平常的沉稳,听起来有些着急。

    清欢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回答道:“让王爷担心了,我没事,就是水太凉,王爷千万别责罚韩霜,她不是有心的。”

    李剡捋了捋她湿漉漉的头发,“王妃没事就好,我知她是担心你,这没什么可责罚的。”

    此时有小丫鬟送来干净的衣服,李剡接过来为她披上,然后把她拦腰抱起,就往外走。韩霜怯怯地跟在后面,失去了方才的活泼劲儿。

    清欢靠在李剡肩上,向韩霜挤眉弄眼地笑,韩霜一看就乐了,朝她吐舌头做鬼脸。清欢见她如此这般,心里更是喜爱得紧。

    到了前面,李剡便要安排车辆回府,韩太史拉着韩霜跪地谢罪。

    清欢柔声地对李剡说:“王爷,我真没事,等下换件衣裳就好了,现在回去多扫兴,我还想和韩霜多玩一会。”

    韩霜听见后连忙说:“是啊王爷,王妃姐姐可以穿我的衣裳。”

    韩太史连忙让她住嘴,她才不乐意地又低下头去。

    李剡听后,笑着对清欢说:‘既然王妃这么说了,那就留下来吧。还要麻烦韩太史找个医官,先给王妃把脉看看,如何?“

    韩太史哪敢说个不字,忙不迭地叫人去找医官。

    医官来的很快,把了脉说:”回王爷,王妃脉象很好,没什么可担心的,但还是要熬一付药预防一下。“

    李剡放心一笑,医官开好药方,仆人们赶紧分工去熬药了。

    清欢躺在床上,对李剡说:“王爷,韩太史的生辰宴会可别耽误了。“

    站在一旁的韩太史听后面露喜色。李剡说:”那王妃就在此好生歇息,我先过去了。“清欢笑着点头,韩太史对她行了礼,便退下了。

    留下韩霜和几个丫鬟在这里陪她。


上一章 下一章 一语清欢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