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语清欢 > 一语清欢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3章 无情

正文 第13章 无情

    清欢回房沉默了好一会,心里很不好受,一边替着楚祎惋惜,一边又恨李剡无情。

    而阿谷不知干啥去了,也没见着人。清欢默默地呆在房间,不知道思考些什么。天渐渐黑了,她都没发现。

    阿谷从外面回来时,见屋里黑着,以为没人,进去刚把灯点上,看到清欢趴在桌子上,真真吓了一大跳。以为清欢又生病,便着急地去推她。

    清欢只是睡着了,阿谷一推她就醒了。清欢看到她,就问:“你去哪儿了?我等了你一下午。”

    “我不去帮小和尚劈柴去了吗?”

    清欢恍然大悟,问她:“你又去打听什么了?“

    阿谷嘿嘿一笑,故作神秘地说:“夫人你猜。”

    清欢起来喝了口水,“我下午也知道了一些事,你要不要听?”

    阿谷败下阵来,“好好好,我先说。几个小孩儿还记得我,对我可热情了。他们说这段时间,王爷没来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经常来找楚祎。看起来是个贵公子。只是不知道是谁。而且,王爷没有私自过来找她。“

    清欢好奇地问:“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吗?“

    阿谷说:“没有,小孩子们见过几次,说那人一双小眼,喜欢斜着嘴笑,左眉中间长了一颗痣。“

    清欢听了很好奇,“小孩子如何观察的这么仔细?“

    “我给了点好处,让他们帮我留意着。“

    清欢无言以对。想了想,便把之前和楚祎的事告诉了她。然后感叹道:“我觉得挺惋惜的,本是一对璧人。奈何王爷如此无情,要不我们去撮合撮合?”

    阿谷才真是无言以对了,无奈地说:“夫人,你自己对王爷不也有感情么?何必要这么做让自己难受呢?”

    清欢叹了口气,“楚祎如此貌美,对王爷也一往情深,这些我都比不上。还不如促成一桩美事。”

    阿谷知道再说无益,便问她的想法。清欢说:“晚上我去找王爷,和他说说楚祎说的话,说不定王爷就被感动了。你觉得如何?“

    阿谷翻了个白眼,正巧被清欢看到,清欢有点恼了,“你这是做什么?“

    “我其实觉得不怎么样,但是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所以我支持夫人去。“说完挺起胸,表达自己的支持。

    清欢拿她没办法,便不再理会。

    晚饭吃过后,清欢和阿谷就在屋里等着,等到李剡从竹林回来,再去找他。这段时间清欢无聊,就躺着胡思乱想。想着阿谷说的话,那个来找楚祎的男子,又想起了韩霜,那个可爱的姑娘,想了很多。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滕地一下翻身起来,问阿谷:“你说那男子长什么样?“

    阿谷吓了一跳,说:”夫人为何这般反应?“

    清欢催她:”你先回答我。“

    阿谷又复述了一遍。清欢在脑海里默默对比,这就对了,就是他了。

    那日她在韩太史的生辰宴会上无聊,把每个人都观察个透,没想到居然能派上用场。如果真是他,那得赶紧告诉李剡去。自己想了会,便要起床去找他。

    阿谷莫名其妙地,又不好阻拦,便说要同去。

    “你别去,你在屋里等我好了。“

    然后穿好衣服出了门,先去李剡房间敲敲门,没人应,那定是去找楚祎了。于是自己又朝着竹林方向走去。按着原路摸索进去,却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

    只见楚祎跪在地上,低声抽泣着,一手拽着李剡的衣角,一手努力擦拭着眼泪。

    李剡高高地站着,没有说话。等了一会,听见楚祎楚楚可怜地哀求着:“王爷饶了我吧,我并没有冒犯夫人。“

    李剡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只是没了往常的笑容,“楚祎,你越界了。她是我结发的妻子,是你永远比不上的。别再哭了,早些回去休息。我要走了。”语气和平常一样温和,说出的话却让人心寒。

    楚祎拉着,不让他走。

    清欢第一次见李剡皱起眉头,脸上有了愠色。他没有绅士般地扶起楚祎,而是挥手拍开楚祎,竟没有一点疼惜。丢下一句:“楚祎,我仁义尽致了。”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清欢在旁边偷偷看着,心疼哭倒在地的楚祎。

    待李剡走后,她连忙出去,扶起楚祎。楚祎见到是她,没有吃惊,而是靠在她身上,咬着牙低声哭泣。

    清欢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背。过了会,听见楚祎哭声渐止,清欢便说:“我回头给王爷说说,你没有冒犯我,是王爷误会你了。他一定会给你道歉的。”

    楚祎还在哽咽,断断续续地说:“夫人不必操心了,王爷不会再来了。是楚祎越界了。”说完,眼泪又开始止不住地淌。

    清欢心疼不已,心里只恨李剡无情,“如此无情之人,你还这么难过做什么?“

    楚祎不答,只是哭泣。过了好一会,她才说:“不知王爷平日待夫人如何?“

    “他就是做戏给别人看,让人挑不出毛病。“

    楚祎继续问:“王爷可对夫人发过火?“

    “这倒没有。但都是做戏罢了,谁知他私底下有没有呢?”

    楚祎苦涩地说:“夫人和王爷还未成亲之前,王爷对我也是体贴备至,那时他常常过来,与我玩乐。他就像现在对夫人一样,好的让人挑不出毛病。可自从你们成亲后,王爷就没再来。我左盼右盼,终于盼到冬天他过来,竟是来告诉我他成亲了,让我对夫人尊敬,不能冒犯夫人,不能越界。这次来,不知为何竟冲我发起火来,刚才你也看到了,王爷说我越界了,从此恩断义绝,再不会来了。”最后几句楚祎是哭着说的。

    清欢作为旁人,都能感受到她的伤心欲绝。

    清欢只想去问问李剡,到底是为何要这么对楚祎。清欢想到另一个来找楚祎的人,突然明白了什么。

    但她此刻也不便走开,便陪着楚祎,到了很晚,楚祎情绪才稳定下来,对清欢说:“夫人外面凉,还是赶紧回去吧。夫人陪了楚祎这么久,楚祎感激不尽。夫人是个好人,一定会有善报的。”

    “快别这么说,也怪我,没和他说清,让你白白受了这冤屈。我一会就去找他去。”

    楚祎连忙阻止道:“夫人别去,是楚祎做错了。王爷没有错,王爷有他的想法,不管他做什么,楚祎都支持他。我只是难过,再也见不到他了。夫人,一定要好好照顾王爷。“说着眼圈一红,又要流下泪来,可是方才泪已流尽了。

    清欢又安慰几句,楚祎便告辞要走,推清欢回去。清欢无可奈何,“姑娘,往后多多保重,若有缘,再见罢。“

    楚祎含着泪:“夫人一定要和王爷好好的,楚祎会一直为夫人和王爷祈福。“

    说完便转身离开,似乎不想再听清欢说话。

    清欢没有挽留,看着她回去了。自己也直奔李剡的房间,想要和他谈谈。

    这次她都没敲门,直接推门而入。走到李剡的床边推他。

    李剡正侧卧着,睡得很安稳,好像一点也没有难过。他一推就醒了,看见是清欢,便笑了笑,坐了起来,问:“夫人这么晚还没不休息吗?”

    清欢不想和他客套,而是直奔主题:“楚祎没有冒犯我,她下午就是和我闲聊了几句。王爷误会她了。”

    李剡挂着惯常的微笑,“夫人觉得我做的不对吗?”

    清欢脱口而出,“当然,她那么爱你,你却如此伤她。”

    回答清欢的是沉默,清欢见李剡不说话,突然小心翼翼地说:“莫非王爷知道了?”

    李剡只是笑着看着她,仍旧没有回答。

    清欢又说:‘她虽然和太子有联系,可是她是真的爱你啊。王爷难道一点没动心吗?“

    李剡沉默着,寂静包围着整个房间,清欢没有得到回应,开始怀疑自己记错了,心里越来越没底。这时李剡终于开口,他淡然地说:“我若不让她爱上我,那恐怕我早就死了。”

    一句话,听不出任何感情,却让清欢听了很后怕。她没了底气,觉得自己多事了,但还是结结巴巴地说:“可是她对王爷一片深情,王爷真的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听到这句话李剡笑了,柔和地说:“她是一个好姑娘,值得一个更好的人。”

    听李剡这么说了后,清欢再没话说了。同李剡客套了几句,便要出门回房。

    李剡跟着起来了,说要送她回去,清欢也随他。

    后来清欢想明白了,李剡只是找了个借口打发了楚祎,即使自己没有和楚祎说话,李剡也会找其他的办法。

    总之,他想断了这个关系。太子在他身边安排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李剡作为唯一一个与太子同龄的人,肯定还要承受更多的暗算,太子不会善罢甘休,即使李剡并没有威胁到他什么。

    虽然清欢知道李剡有难处,但也被他的无情震撼了,对他的情愫一天天淡了下去。

    李剡还像往常一般对她,没有什么变化。清欢光想想,就忍不住自嘲,自己和楚祎一样傻,沦陷在他卓越的演技中。

    幸运的是自己抽身快,才没像楚祎那般难过,这点也让清欢高兴。单相思是最苦的,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无情之人时。

    清欢的感情变化,李剡肯定是知道的,只是他依旧没有作出回应,只是例行公事般地对她好,这种好是干巴巴的,犹如鸡肋般无味。

    清欢心态调整好了之后,也就有恢复到无所谓的状态了。“就这样吧”,清欢想,“现在的日子多好,无牵无挂的。”


上一章 下一章 一语清欢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