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语清欢 > 一语清欢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9章 习武

正文 第39章 习武

    虽然清欢很享受李剡对她的好,但莫名其妙的转变,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很多时候清欢都在想,到底是什么让李剡在这段时间,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从前脾气不好,对她爱理不理,许是因为突然被贬,流放蛮荒之地。但之后,明明有一段时间,李剡恢复了生活的希望,却偏偏又一头扎进酗酒的深渊。

    而那个行刺李剡的黑衣人,之后再也没了踪迹。

    直到李剡完全康复,也没有谁再提到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而清欢同时也惊讶于李剡恢复的速度。很长一段时间,清欢都以为李剡的右脚废了。不仅仅是因为他一直在使用拐杖,还因为右脚受了太多伤,旧伤未愈新伤又起。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半个多月,李剡的右脚竟然完全康复,一点看不出来受过重伤的痕迹。

    有很多次在夜里,清欢都想问问李剡。可是话到嘴边依旧说不出口,他们俩人现在能平躺着睡在一起了。但中间隔着的距离,却一直没有消除。

    阿谷和袁朝成亲以后,也没多大变化。阿谷反而事事更加上心,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袁朝从开春就在屋后的田地里劳作,清欢有事没事会跟着去看一下,发现袁朝种植的是小麦。

    康复后的李剡,时不时也会跟着袁朝去地里劳作,而清欢则在家里,和阿谷一起做家务事,日子过得平凡但宁静。

    但随着天气渐渐变暖,两人睡在一起渐渐变得不太方便了。一来一人一床棉被,睡着太热,二来夜间也不能再合衣而睡,天气热夜间睡觉时穿的衣服也变得轻薄起来。

    清欢为这个事情愁的不知道怎么办,有很多次都想对李剡说,而话到嘴边依旧说不出口。李剡对此仿佛毫无察觉。

    这日,天气陡然升温,白天捱着就过去了,可是到了夜里,依旧很闷热。清欢刚洗完澡不久,光坐着又开始流汗。一想到晚上还要睡在一起,清欢就更加头疼。

    趁着李剡还在沐浴,清欢去了阿谷的房间。

    “阿谷,”清欢拉着阿谷的手,低声道,“今儿你和我睡一处吧。”

    阿谷什么都没问,点头说好。

    待和袁朝商量之后,清欢就已经收拾好东西,去了阿谷房间。

    出乎意料地是,这一夜睡得很安稳,李剡甚至都没有过来问过她。

    直到第二天早上,清欢起床后,发现村里的木匠站在院子门口张望。

    “张叔过来可有何事?”清欢走过去问他。

    “李相公前段时间托我做了一张新床。如今我做好了,过来告知一下李相公。不知道相公可在?”

    清欢看了一下李剡的房门紧闭,想必是已经出去了,便说:“他这会儿不在,要不张叔你在晚点过来吧?”

    张木匠满口应答着,就告辞了。

    回想起张木匠的话,清欢才终于回过味来。李剡让新做一张床,肯定是用来和清欢分开睡的。一想到好久之前,李剡就已经做好了计划,多日以来的烦闷,在此刻烟消云散。清欢不禁感慨,李剡还是如此地贴心。

    直到晌午,李剡和袁朝才从田地里忙完回来。清欢赶紧将张木匠的话转告给李剡。

    “一会儿吃完饭,你同我一起去抬回来吧。”李剡听完,对袁朝说。

    袁朝点头称是。

    清欢最喜欢袁朝的一点,就是他只做事,而什么都不问。比如在房间里面安置两张床,袁朝甚至一点疑惑的表情都没有。

    待一切都安置好之后,李剡笑着问清欢:“今晚该回来了吧?”

    清欢点点头,当天晚上就重新搬了回去,不再打扰这对新婚夫妇。

    “原来你早就有打算。”清欢坐在床边,看着李剡在收拾自己的床。

    “我同你说过,还是和以前一样。”李剡虽然没回头,但是语气中带着笑意。

    清欢为自己没有相信李剡而微微感到尴尬,于是转移了话题:“你去地里劳作,可还适应?”

    李剡哈哈一笑,“从前练武的时候,可比这还苦。”

    “你还会武功?”

    “自然会。”李剡收拾停当,也坐在床边,看着清欢说。

    “那你什么时候教我两招好吗?”清欢对古代的功夫充满了好奇,心里想着一定要跟着学几手。

    “我怕你吃不了这个苦头。”李剡微笑着摇摇头。

    “你可别小瞧我。”清欢有些急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那好。明天寅时(凌晨三点到四点)起,我来教你。“

    清欢对时辰一直没有概念,寅时是什么时候她并不清楚,但是先不管不顾地点了头,以免李剡后悔。

    谁知寅时李剡来叫她的时候,清欢先后悔了。

    在睡眼朦胧中起来洗漱完毕,心里的退堂鼓已经打得咚咚响。

    直到站在黑黢黢的院子里的时候,清欢已经不能坚持下去了。“为什么要这么早开始练,睡醒了才有精神练啊。”

    “等你睡醒了,我都已经出去了。”李剡笑着说。

    想着李剡陪着自己这么早起来,一会儿天亮了还要去劳作。清欢没好意思再抗拒,乖乖跟着李剡比划起来。

    可是真正的练武,和想象中相去甚远。清欢本以为早上可以之间练剑,谁知李剡一来就教她扎马步。

    清欢曾经有一个梦想,想要成为一代武林侠客,仗剑红尘,逍遥自在。这个梦想,在清欢不断往下滴的汗珠,和微微颤抖的双腿之间,黯然崩塌。

    在碍于面子,清欢不敢说不练了,只能咬牙坚持。

    李剡在旁边监督她,一会儿说她的腿压得不够深,一会儿说腰没有挺直,总之李剡就背着手,俨然一副老师的样子,在旁边不断地挑刺。

    在清欢忍无可忍快要说放弃的时候,李剡笑着说:“对于一个第一次练习的人来说,能坚持这么久,已经非常不错了。所以今天的练习到此为止。”

    这句话跟救命稻草似的,让清欢突然有了生机。然而练习这么久,双腿早就麻木,想要站起来,却感觉不到自己的腿。清欢试图走回去,却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一个趔趄,眼看着就要摔下去了。

    李剡眼疾手快扶住她:“我背你进去吧。”

    清欢第一反应就是摇头,李剡带着笑意将她一把抱起,送进了房间。

    直到李剡走了好久,清欢在床上都还没有回过神来。靠在李剡胸膛前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清欢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他们从来没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以前最亲密的时候,也只是拉了一下手。

    清欢根本睡不着了,越回想,越觉得李剡的怀抱很温暖,刚才靠在他胸前,好像听到他的心,也跳的特别快。

    李剡也在紧张吗?清欢不确定,因为他的表情自始至终没有变过。

    清欢还能回忆起,李剡走的时候,在她耳边柔声道:“好好睡吧。”

    一股热气,夹杂着李剡身上清新的味道,弄得她耳朵痒痒的。

    心里也是。


上一章 下一章 一语清欢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