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语清欢 > 一语清欢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3章 心声

正文 第43章 心声

    好长一段时间,清欢都任由自己沉浸在李剡的柔情中。虽然到现在为止,她都没亲口听到李剡对她的表白。

    但是清欢不介意,或者有的人,不喜欢将感情说出来。毕竟清欢自己,也未对李剡直接表达过。

    但两人都心照不宣,她以为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这段时间,村里的陈伯也常常过来找李剡,但是这次不是喝酒,而是下棋。

    陈伯自己带着一副棋子,闲暇时总是过来找李剡。若是李剡在地里劳作,陈伯则会去地里帮忙。哪怕李剡晚上才有空闲,陈伯也愿意等。

    所以,近来总看到两人在堂屋谈笑风生,挑灯夜战。

    清欢有时候好奇,就去看他们下棋。围棋她一直都不会下,就在旁边看着,也觉得很吃力。因为看不懂,所以看一会儿,她就觉得无聊,便回了房间。

    袁朝大多数时候跟他们一起,因而阿谷也落了单。两人便在房间里,做些女红。

    这天晚上,他们三人照例在下围棋。因着月光清明,便将桌子放在院子里,借着徐徐清风,怡然自得。

    随着天气渐渐炎热起来,山里的蚊虫也变多了。清欢害怕蚊虫,便依旧和阿谷在房间里。

    “夫人,他们嘴里念的线道之间,局方而静,是什么啊?”

    “我也不懂,我也不会下棋。”

    “前几天我让袁朝教我,夫人你猜他怎么回答我的?”

    “怎么回答的?”

    “他说他也不会。你说他不会为什么每日都要去看?”阿谷有些愤愤然。

    “你呀,这就埋怨上了。”清欢戳了一下她的脑门,笑道。

    阿谷也觉得自己这话有点怨妇的意味了,便也笑着用手里的针线活岔开了话题。

    每天他们棋局结束,都已经夜深了。陈伯每每都要告辞回家,竟从来没有遇到过豺狼。

    清欢只道是陈伯运气好,不疑有他。

    这天棋局散了之后,阿谷也回了自己的房间。李剡进房间,看到清欢在纳鞋底。

    “什么时候学会的?”李剡坐到清欢旁边,柔声问。

    “来这里这么久了,我早就学会了。”语气中带着些许自豪。

    “我还记得从前在王府,你连手帕都绣不好。”说着,从怀里摸出清欢送的手帕。

    清欢还记得这条手帕,上面的字是自己写的,但是草和石头却不是自己绣的。

    虽有些不好意思,但清欢扬了扬自己手里的鞋底说:“但是我现在会纳鞋底了。”

    李剡却拉过她的手,看着一双手,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已经伤痕累累,也长了不少茧子。

    “跟着我,让你受苦了。”

    听到这话,清欢感觉鼻子酸酸的,眼里莫名其妙湿润起来,头往旁边偏了偏,躲过李剡的目光。

    “从前,是我不好,”李剡也没在意,继续说,“天子之命难违,我不得不娶你。”

    “我知道。”

    “我想对你无情些,但恐让你伤心。你刚嫁过来,在王府人生地不熟。”

    “我知道。”

    “于是我对你好,没想到你就爱上了我。”

    清欢没有回答。

    “我不是木头,楚祎也好,你也好,对我的感情我都明白。”

    没有回答。

    “那时候我是王爷,身不由己。”

    没有回答。

    “清欢,现在以及将来,我都只能以一个罪臣的身份活着。我本想让你另觅良缘,谁知你将休书撕了。”

    依旧没有回答,但是有泪珠,夺眶而出。

    “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跟着我肯定会吃很多苦。”

    清欢猛地转过头,泪眼望着他质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对我好?”

    从前被李剡拒绝的一幕又一次出现在脑海,清欢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落进无地的深渊。鼻子酸的厉害,泪水不值钱似的拼命滚下来,好像只能这样,才能体现出清欢心里的委屈。

    他轻柔地为清欢拂去眼泪,将她拥入怀中。

    清欢挣扎着,想要推开李剡。

    “你听我说完。若你不嫌,往后我会真心待你。”

    窗外月光皎皎,透过不太严密的屋顶,洒在屋里相拥的人身上。万籁俱静,清欢却听了这世界上,最悦耳的声音。

    清欢的眼泪已经止不住,但却不再挣扎,任由他抱着,尽情释放自己的情绪。从前的种种,到这一步都没必要再多计较。

    付出了这么多,终于等来李剡的一句承诺。

    万事静好。

    这天,仲夏的日头火辣辣地烤着大地。

    李剡一早和袁朝在地里劳作,清欢看着日头太盛,便装了凉茶给他们送过去。

    正在地里的时候,碰到前来找李剡的陈伯。

    “夫人你在这里正好,我从镇上拿回了你的信件。”

    已经快两个月了,终于收到了韩霜的回信。清欢开心地接过来,找了个树荫,迫不及待就拆开了。

    姐姐:

    见信安好。

    能收到姐姐的来信,我非常高兴。虽然姐姐说一切都好,但我想,姐姐定也吃了不少苦。

    我已与七月初十诞下幼子,单字玉。姐姐莫忘了周岁之约。

    韩霜

    亲笔

    看完信,清欢心里半忧半喜。喜的是韩霜已经生产,母子平安。忧的是曾经的周岁之约,不知道能否实现。

    目前他们的处境,能不能回去完全是未知数。

    李剡见清欢读完信,反而脸上挂着一丝忧愁,便坐到她旁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以前我离开的时候,和霜儿约定,孩子周岁时我就会回去。如今霜儿已经生产,但这周岁之约…”

    “无妨。若是要回去,到时候自有办法。”

    清欢只当李剡是在安慰她,便笑笑没有接话。

    当晚陈伯他们依旧在堂屋下棋。清欢和阿谷照例在房间做活。

    只是隐隐约约,清欢好像听到有争论之声。


上一章 下一章 一语清欢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