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霸道修仙神医 > 霸道修仙神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62章 饶了他

正文 第662章 饶了他

    围观的人聚集在门口,为了阻止张大器大胆的再次为自己买单,大家都在一片喧闹声中四散开来。

    “Madde!我应该一个人逃走吗?王占北老子和你是无尽的!”张阿大胆地看着店里的菜,恶狠狠地骂了一顿。

    白洁不想再惹王占北生气,就劝他:“算了吧我来付被驱逐的客人的钱别再理那个杂种了”

    别再注意王占北了?这怎么可能?更不用说以前所有的仇恨了,他不能仅仅因为他在店里捣乱就饶了他。

    张勇大胆联系周勇后才知道卫生ju的人没有卖马友良的脸。

    无奈之下,张大器只好再次联系白洁,让她利用白家的影响,疏通与吉吉的关系。

    百家几乎掌握了全县的经济命脉,依靠着木家。即使是县大,卖自己的脸也不好。

    因此,张大器大胆致电白洁后,集集关闭整顿的行大命令很快被撤销。

    然而,张昭龙那颗勇敢的心的愤怒并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更加强烈和迅速。

    他不喜欢主动挑衅别人,但他绝不能让别人欺负自己,报复是一定会到来的。

    夜晚静了下来,张阿大胆地独自溜出了济济。他想去屠宰场,摧毁压制不满情绪的战斗,然后控制这些不满情绪。

    张阿大胆地在寂寞的街道上大步流星地走了十多分钟,终于来到了附近的屠宰场。

    他先在背光下挖出几块刻有符咒的玉石,然后在屠宰场前门挖出几块玉石,门卫们并不理会。

    镇压民怨的运动一被破坏,张就大胆地觉察到民怨的万千,在屠宰场里怒吼起来。

    然而,在屠宰场对面的树林里等了半个多小时后,他仍然没有看到任何抱怨,只能自己溜进屠宰场寻找那些抱怨。

    幸运的是,屠宰场的墙不是很高,他跑了一小段路。他爬上墙,翻过身来。

    虽然屠宰场很大,占地面积也很大,但是没有什么贵重的设备,所以在厂区巡逻也没有什么安全保障。

    大部分保安和保镖都集中在王占北居住的院子里护送他。

    张大胆子在屠宰场里鬼鬼祟祟了半天,终于在一家废弃的工厂附近,看到了委屈的形象,那些鬼孩子竟然在踢足球!

    张伯德一时兴起,蹑手蹑脚地靠近这些委屈,突然跳了出来,笑得像只奇怪的玉米,说:“想一起玩吗”

    他的突然出现震惊了这些不满,尽管地上有足球,他还是想到处跑。

    当这些鬼孩子散去的时候,一个稍大一点的鬼孩子,大声喊叫着,似乎在命令这些冤屈。

    在它猛烈的哭声中,四处逃窜的鬼孩子们又聚集在它后面。

    这些不满大多还没有产生,而且由于种种原因,他们被迫中止。张阿大胆地同情他们,并准备先礼尚相待,然后再出兵。

    “你想帮我做一件事吗?之后我会超越你,让你重生。”张阿大胆而谨慎地问。

    然而,在他的呼喊声中,不满情绪显然不愿与他合作。

    张阿大胆地看了看情况,说:“你还想做错一方吗”不要烤面包,不要喝好酒”

    话音刚落,就有十几个人抱怨。他们冲上去,勇敢地包围了张。张似乎想把他的牙齿和爪子分开。

    如果张伯德上次被这些冤屈伤害了,他甚至有可能被冤屈害死。

    但现在他已经完成了基础的建设,他的精神能量越来越丰富,他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这些冤屈对他几乎没有什么害处。

    然而,这些冤屈却一无所知,而大导冤屈更直接,扑向张大器的脸面。

    张大器大胆的看到了情况,一声雷在他的掌心,它就会被狂轰烈烈的精神击碎,连转世也不可能。

    当他们看到这一幕时,其余的人都吓得说不出话来。他们都惊愕地大胆地看着张,甚至忘记了逃跑。

    张阿大胆地冷笑了一声,问道:“你还想继续吗?”你想让我一个一个干掉你吗?

    话音刚落,所有的抱怨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他们想逃跑,但他们不愿意这样做。他们只能摆架子,做出各种吓人的样子。

    张大器大胆地看了看时间,不再故意跟他们玩了,然后拿出十几个咒语,扔到空中,然后射出十几个精神。

    灵气驱使十多个咒语飞向抱怨的灵魂,穿透他们的眉毛然后消失。

    但这十个怨气刚刚消了,就像木头人一样,成了张大器的大胆木偶。

    张大器放肆地养鬼和害人,只是想惩罚王占北,那么就会越界这些冤屈。

    “你不是贪婪吗?今天我们玩得开心。

    王湛北躺在湿漉漉的床上,眯着眼看着一群穿红衣服的鬼魂,心里很难受。

    他下意识地想站起来呼救,可是他动弹不得,连声音也说不出来,喉咙里好像塞满了鱼骨,只要一声呼救就会极其痛苦。

    冷汗从他全身的毛孔里渗出,与床上的niao混在一起,散发着精神病医院的气息,这也是他最终的归宿!

    然而,房间里那些穿红衣服的小魔鬼却围在他的床边,茫然地盯着他,惊恐万分。

    张大器大胆地走出房间,看到时间差不多了,从手指间射出两颗灵药,门口的保镖点晕了过去。

    两名保镖一倒下,张大器就大胆命令房间里的鬼魂释放对王湛北的束缚,恢复他的行动能力。

    可是,已经胆战心惊的王占北,哪里还有力气站起来呢?仍然瘫痪在床上,颤抖着。

    “你做了什么坏事?”成真!否则我们就把你和我们一起打倒!”张以抱怨为借口,大胆地审问了王占北。

    当王占北看到那个穿红衣服的小鬼魂说话时,他越来越害怕,下意识地蜷缩起来,把头埋了起来。

    站在王占北的脑袋旁边,一个满腹牢sao的人突然低下头,在他耳边小声说:“你确定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王灿贝面带严肃的微笑,用一种蹩脚的语气,又niao了niao裤子,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我......”我......”

    王占北呛了两下,吓得又晕过去了。他以这样的勇气坚持了这么久,这是很少见的。

    张阿大胆地发现情况不对,急忙把门推开。他一进来,所有的抱怨就把他吓了一跳。

    “Madde!这个孙子如此无畏吗?老子怎么能玩这个?张大器大胆吐槽,然后打开手机摄像头,指着床上的王北。

    怨恨的存在会影响磁场。幸运的是,张伯德对它们下了魔咒,所以尽管相机里有一些雪花,它们仍然可以使用。

    张大器为这一切做了大胆的准备,然后退到屏风后面,让王占北的怨恨之心再次惊醒。

    王占北已经有过两次这样的经历了,他仍然感到害怕和颤抖,但还是平静了一些。他开始背诵佛祖的名字,并向众神和佛陀寻求庇护。

    但是临时的填鸭式学习是如何起作用的呢?怨恨依然存在,依然盯着他。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霸道修仙神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