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霸道修仙神医 > 霸道修仙神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67章 难以形容

正文 第667章 难以形容

    在对面的房间里,田家夫妇听到刘倩雯的哭声,大笑起来,然后忙了起来。

    张阿大胆地进入刘倩雯的两种精神能量,沿着身体的经脉游泳,使她整个身体的毛孔打开。

    高热引起的热,在精神的包裹下,把水洒在她的申体表面。原来的汗液是以气体的形式喷出来的。

    随着高烧的缓解,刘倩雯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传遍全身,让她沉醉其中。

    与此同时,她的意识逐渐清醒,她注意到有人坐在她后面,她的手掌放在她的背上。

    根据她过去凶猛的性格,如果有人胆敢占她的便宜,她会当场动手打对方。

    但是现在,她担心的不是轻微的抵抗,而是对方会突然放手。这种感觉难以形容。

    刘倩雯沉溺其中,张阿大胆却有些迷茫。他已经觉得刘谦文冷静下来了。

    如果她恢复了知觉,她会像对待学徒一样,在这种情况下给自己一把锤子吗?

    我该怎么跟她解释呢?但是任何正常人都不会相信他在帮她冷静下来,对吧?

    在各种各样的纠缠下,张阿大胆地准备加快一点,然后帮她传达一些灵感,然后溜走。

    张大器勇敢地守住了丹田,指引着丹田的精神,把它送到了自己的手中,然后突然与刘倩雯对峙。

    刘倩雯已经适应了这条温和的小溪,突然,她被一个大浪袭击,又大叫起来。

    另一方面,田先生和他的妻子已经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累坏了,准备睡觉。他们羡慕地听她哭。

    “闭上耳朵睡觉吧!”明天我们必须打扫房子!”田太太皱了皱眉头,叫了起来。

    老田一直是一家之主,他想在这个时候做些错事。乌龟退到床上,老老实实地上床睡觉了。

    张阿大胆地向刘谦文传达了许多启示。他收回手心想下床,但被刘倩雯抓住了。

    “你......你醒了吗?我...我在给你降温......张阿大胆而苍白地解释道。

    刘倩雯的声音一落,她就完全清醒了。她在做什么?为什么你会故意觉得没完没了?为什么要拉张阿大胆的手?

    惊慌失措的刘倩雯迅速松开大胆的手,拉起被子,把自己挡住。她的心充满了纠结。

    张伯德从床上爬起来,偷偷地瞥了她一眼,低声问道:“你没事吧”让我先......让我从......

    刘干文还没说完,突然问道:“你刚才......”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

    “你可以放心!”我以我的人格担保,真的只是为了帮你退烧,没有低估你的意思!张阿大胆而坚定地说。

    这时天已经很晚了,虽然外面的雨变小了,但天还是黑的,房间里没有手指。

    刘谦文虽然对张大器的大胆有偏见,但也不得不承认,他不应该有利用自己的想法。

    如果张博鳌真的是一个无耻的大女/学徒,他永远不会坐在自己后面,但是......

    更重要的是,他冷静下来,只有这样,他才能清楚地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从张阿大胆的手掌进入他的申体。

    “我相信你!但是...但是你是怎么帮我冷静下来的?这也是中医的方法吗?刘任命问道。

    相信吗?张博鳌有些意外。她真的相信她说的话吗?她似乎不是一个很不讲理的人。还是有点聪明!

    但如何向她解释呢?你不能说你是一个天体修行者,用灵气帮助她冷静下来,对吗?

    “那......你是对的。这是中医的治疗方法。这是丢失。它已经丢失很长时间了!”张阿大胆地欺骗。

    刘倩雯一直认为中医是糟粕,但张娜娜大胆的表现迫使她重新审视中医。

    “你......你的方法是什么?为什么我。

    张阿大胆地离开了卧室,在大厅的椅子上坐了一整夜,周围都是湿气。他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老田早早起床,看见他坐在椅子上,神情沮丧他忍不住开玩笑说:“?张先生,你昨晚累了吗”

    累了吗?刘倩雯传达了那么多的灵性,所以说她不累是不可能的,但是田兄的话显然有另外的含义。

    张阿大胆没有回答,只是抱怨说:“田兄,你怎么安排我和刘谦文在一个房间里”

    但他抱怨说,在田先生看来,很明显他们利用了价格优势,卖得很好。昨晚,他们又忙又高兴。

    “张先生,你放心,我马上就要五十岁了,但我的头脑不是那么死板,我不会胡扯的!”老田答应了。

    张大伟想为自己辩护几句话,但她看到田太太也走出了房间,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

    田太太清了清咳嗽,放肆地取笑张。“张先生,我给你做韭菜煎蛋,做补药!”

    然后,他直接去了厨房。张阿大胆地没有机会争辩。他只能苦笑。

    “啊!不管你的想法!无论如何,我和刘倩雯没有任何关系!”张阿大胆而苍白地为自己的声音辩护。

    老田觉得自己脸皮薄,不好意思承认自己不再取笑刘谦文了。

    “张先生,你昨天也看到了我的药田。如果你认为你能,我就给你列一个清单。你可以去那些药用植物那里买种子!”田兄谈了一会儿,开始谈正经事。

    田先生种植药材已有十多年了。他有一套很好的选材和育苗的药材。他在药田里种的药材都是上等的。张阿大胆而自然地满足了。

    然而,张阿大胆现在不仅重视药材的种子,更重视田兄的才能。

    如果能聘请田兄在村里传授种植经验和田间管理,一定能提高药材的成活率,增加产量和收入。

    但对于于田先生来说,种植经验和田间管理不仅是一种科学技术,也是一种生存方式。他愿意轻易地教他们吗?

    张阿大胆纠结了半天,目前试探道:“田兄,你种草药也应该赚很多钱,你村里的人为什么不和你一起种草药呢”

    老田听了,苦笑了他说:“当村里的人看到我种药材发了财,他们就开始跟风我主动教他们经验,但我被抛弃了。

    “每个人都说,即使我没有从小学毕业,我也可以做一些事情,但每个人都可以做,结果,他们都失败了。”

    张阿大胆地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只是随风播种。他没有听取他的经验。那些人有精神病吗?

    然而,是什么让张阿大胆和意想不到的是,后来,老哥哥田接着说,“我想他们会来找我寻求建议时失败了,但是作为一个结果,他们的麻烦在我的领域,摧毁了所有的药品辛辛苦苦增长“。

    如果你自己做不到,又输钱,你就会报复田兄。这些人够无耻的!他们不能赚钱是他们的错!

    在鄙视这些人的同时,张大器却有些大胆和困惑。既然那些人想报复老田,为什么老田还能继续安全种植药材呢?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霸道修仙神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