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活人纸扎店 > 活人纸扎店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十章 脖子上有尸斑的女人

正文 第十章 脖子上有尸斑的女人

    叶天明刚走时间不长,陈家强就又说累,然后自己到宿舍去休息了。我和赵师傅不放心,还专门去宿舍看他,结果他从里面把门给锁了,敲老半天他才把门打开,一脸没睡醒的问我有什么事。

    我说让他去前边沙发上睡,这样我和赵师傅能看着他,安全一点,结果他说睡一天沙发了,睡得骨头疼,晚上想睡床。然后就直接嘭的把门给关上了,我俩讨了个没趣,就赌气到前面值班去了。也不知道这特困生的身子骨咋这么娇气,我觉得办公室那个沙发比沈飞家的炕好多了。

    我问赵师傅:“那鬼婴,不会攻击陈家强吧?”

    赵师傅说:“他如果想要陈家强的命的话,那天一起塞车轮子底下就可以了,不会费那么大劲,弄鬼遮眼,小孩子脑子简单,做事情没那么多弯弯绕。”

    值班到夜里一点多的时候,我又想去看陈家强,但是赵师傅说,我是被鬼婴盯着的,现在不能跟他分开。

    我说:“那咱们一起去看不就得了,都这个点了,大街上一个活人都没有,难不成等鬼来买东西。”

    结果赵师傅瞪了我一眼,道:“你就这么对待这份工作的?我告诉你,这间铺子晚上比白天还重要,必须整夜有人,差一分钟都不行。”

    看他一脸严肃,这夜班又是单独给了钱的,我也不好问为什么。

    熬了大半宿,赵师傅也是困了,我原以为他会选择跟我聊天来防止自己睡着,但人家自有妙招。

    老家伙居然拿着手机开始看那种片子,还特娘的不带耳机,直接外放,一点不注意影响。我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哪里受的住这种干扰,想着先打会儿游戏醒醒脑子,结果这游戏一打,就直接停不下来了。

    估计我们俩是都太投入了,他看片看的出神,我打游戏打的入神,连有人进了我们店里,都没有发觉。

    我打完一局,伸懒腰的时候,才发现柜台对面站了一个中年女人。虽然就是普通农村妇女打扮,但是眉眼风流,还真有那么点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意思,怀里抱着一只黑色的猫。

    凭空多出一个人,我直接被吓得一激灵,那黑猫发现我看它,还扭头朝我瞄了一声,瞄的我心里直发毛。

    我赶紧踢了赵师傅一脚,提醒他有客人,让他赶紧把手机上那玩意关了。结果赵师傅慢悠悠站起来,只是把手机放一边,根本连声音都没有调小。笑嘻嘻的盯着那女的道:“小娘子深夜到访,不知有何要事?”

    我心中暗道:这老头子表面上看着道貌岸然人模狗样的,骨子里这么骚啊,大半夜的调戏女顾客?

    那女人倒是也不介意,只是微微低了低头,说道:“圆圆让你帮忙找的人呢?找到没。”

    赵师傅指了指我说:“这不就在这呢嘛,白白净净,有个头有模样的,货色不错吧?”

    结果那女人撇撇嘴道:“看着挺一般的啊,我还当是宁采臣呢?”

    说着,那女人还伸手捏了捏我脸,我无比嫌弃的把她的手扒开。这特娘的什么意思?难不成这纸扎店的夜班还要逼良为娼,给顾客提供特殊服务?我可是好人家子弟,干不来这种事情。

    我表情不善的看着他们俩,却引来那女人一声轻笑:“哟,还挺有脾气呢。”

    赵师傅道:“行了行了,别逗小孩子了,说正事,又看上我这里什么了?”

    那女人酸溜溜道:“哟哟哟,这叫什么话,能供奉城隍爷是你们的福分,城隍爷可是还保这一方平安呢!”

    赵师傅切了一声,道:“平安个屁!闹妖的多着呢。”

    那女人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拿出一张单子,让三天后,把上面列的东西送到城隍庙去。

    见赵师傅看了看那单子,直接收进抽屉里,那女人就笑了,笑起来的样子妩媚的让人骨头发酥。而且这时候赵师傅手机上的视频正播放到关键部分,传出来一阵没法形容的声音。一阵风吹过店门,那女人的头发跟着飘了起来,露出脖子上那几处青黑色的斑块。

    女人道:“圆圆让我告诉你,下个月坎子沟有一桩冥婚,两家都会来你这里置办东西,你好好准备一下,到时候可以赚一笔。不过那女人可能死得不太安乐,她家里人没准想请你去压场子,但你最好还是不要去凑热闹,水浑着呢,要不老命折在那了可不划算。”

    说完女人就走了,走路真的是一点声音都没有,难怪来的时候我们两个没有发现她。

    赵师傅看我一脸鄙视的看着他,相当不服气的问了句:“怎么了?”

    我说:“没怎么,就是只听说过人不风流枉少年,但没见识过老菜帮子不要脸,今儿我算是开了眼了。”

    赵师傅不气反笑,道:“我不就看个片儿吗,你敢说你没看过?”

    我说:“片子我看过,但是女人我没勾搭过,再说我光棍一条,勾搭也是正当需求,你有家有室的,还勾搭女人,反正不是什么上台面的事。”

    赵师傅呸了一声道:“一句没说对,我特娘的要是有家室,还在这里糊纸人?我要是能勾搭上女人,我还勾搭那玩意儿?”

    听他这句那玩意儿,我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忙问他:“那玩意儿是哪玩意思?”

    结果赵师傅笑了笑道:“看见那女人脖子上的斑了不?”

    那么明显,我当然看见了,所以马上点头。

    赵师傅又神秘兮兮的道:“知道那是什么不?”

    “胎记?”

    赵师傅摇头。

    “疤痕?”

    赵师傅还是摇头。

    “色斑?”

    赵师傅仍然摇头。

    我说:“那总不可能是纹身吧,也纹得忒难看了点。”

    赵师傅摇摇头,居然还带着几分炫耀的道:“我告诉你,那确实是斑,不过不是色斑,是尸斑。”


上一章 下一章 活人纸扎店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