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活人纸扎店 > 活人纸扎店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十四章 和我一样的纸人

正文 第十四章 和我一样的纸人

    也不知道这次赵师傅是怎么想的,之前一直说让我不能离开他半步,但这次居然又自己把我一个人扔在宿舍里,想想今天白天的遭遇,我都想干脆抱着被子去办公室睡沙发,这样好歹离着活人近点。

    但实在困的厉害,又不想折腾,想着既然赵师傅这么安排,那可能有他的道理吧,沈飞和叶天明虽然都死了,但都是死在外面,没有一个死在店里的,估计这家纸扎店,鬼婴不敢进来吧。而且前天晚上,我上厕所的时候,也听到这敲墙的声音了,当时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把灯打开,打算开着灯壮点胆接着睡,刚躺回床上,砰砰砰几声敲墙壁的声音又传近了我的耳朵,我环视了下四面的墙壁,发现有动静的是我对面的那面墙。砰砰砰,又是几声,敲得更加的用力了,我抓着被子,盯着那面墙,紧张的连眼睛都不敢眨,砰砰砰,又是几声,这次我甚至都能看到有细微的尘土从墙壁上掉落下来,对面那玩意儿,不会一会儿把墙给敲塌了吧。

    我拿起手机,想给赵师傅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是不是他在那间屋子里养了什么宠物,现在饿了。但是电话打过去,听到的居然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真是把我气个半死。

    听着隔壁敲墙敲得越来越猛烈,突然觉得不对,不会那鬼婴就在隔壁房间里吧,要是什么宠物的话,饿了应该叫唤啊,总敲墙也不是个事儿啊。

    这么一想,这房间哪里还待的下去,爬起来冲出宿舍就打算到办公室去睡沙发,结果人倒霉了真是没道理讲。厂房和店面之间那道门,我之前从没见上过锁,现在居然锁的严严实实,我拍了几下,没人回应我,我就想打店里的座机电话,结果一摸兜里才发现,我出门时,居然连手机都没带。

    无奈,这地方空荡荡的,晚上烧纸人的灰烬并没有收拾干净,现在稍微有点风吹过,纸灰直往我脸上刮,而且那风还是从坟地那边刮过来的,风明明不大,却偏偏听着跟鬼哭似的。

    我也不敢多待,立马折回宿舍,想要拿手机给前面打电话。要不怎么说倒霉呢,到了宿舍门口,才发现宿舍门已经锁上了,也不记得是我出门的时候不小心带上了,还是被风吹得带上了。而我刚才出去的匆忙,连手机都忘带了,怎么可能带着钥匙。靠在宿舍门上,我想哭的心都有啊,这特娘的叫什么事儿。

    我在宿舍门口蹲了一会儿,听着敲墙的声音也已经没有,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瞎折腾一场到底为了啥。

    我无奈的推了推锁着的宿舍门,然后又漫无目的的顺手推了一下隔壁那间屋子的门。原以为隔壁那间屋子也是锁死的,结果我这随便一推,门吱呀一声,居然开了。

    我缩在旁边等了一会儿,里面并没有什么洪荒猛兽或者妖魔鬼怪出来。我就大着胆子,探头朝里面看了一眼,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楚,我摸索着把灯打开,发现那个灯跟普通房间里用的灯不太一样,是类似射灯的那种,固定在墙上的,射灯正照着的地方,是一个半成品的纸人,已经搭好骨架糊好白纸了,只是还没有画衣着和五官,我猜测可能这是个工作间,灯这样安装,可能是糊纸人的时候方便。

    再往里边看,是靠着北边墙站着的几个纸人,其中一个是已经完工的,另外几个也都是半成品的白纸人。这间屋子北边就是我们宿舍的厕所,所以没有窗户。

    纸人旁边还有一张小单人床,我刚想着,要不在这先凑合一宿,猛一下觉得这屋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很不对劲,又重新扫视了一圈这屋子里的摆设,然后脑子嗡的一下。

    那个唯一的成品纸人身上的衣服,不就是我来面试的时候,穿的那套吗?虽然画的比较简单,但还是可以分辨出款式,而且这个纸人的发型,脸型,甚至连脸上那颗痣,都全部如此熟悉。

    这里,居然真的有一个和我一样的纸人,而且看样子,从我进这家店之后,这个纸人马上就糊好了,他们糊这个干什么?而且除了烧掉的那两个,就这一个完整的了,烧了的那俩,都是已经死了,那我?我都不敢往下想了。

    哆哆嗦嗦的过去,把那个纸人翻过来,纸人背上的字,赫然就是严辉,连生辰八字都清清楚楚,这个纸人绝对就是我,没有任何疑问了。

    难道,难道,这从一开始就是个陷阱,什么大公司,什么储备经理,目的就是要把我们三个引诱进来,然后弄死。

    现在想想,这个可能还真是很大,沈飞和叶天明为什么死在外面?因为如果死在店里的话,势必会给这个店带来影响,虽然纸扎店就是做死人生意的,但如果店里一下子死好几个人,这还是不太好,而且很有可能会惹上官司。

    还有我的两次遇袭,都是和赵师傅在一起的时候,虽然两次看起来好像都是他救了我,但事情如果反过来想呢?他说第一次是他吓走了鬼婴,但是鬼婴我又没看见,谁知道是不是他把鬼婴给招来的?第二次在地窖里,说是符包给我挡了一灾,但谁知道是不是那个符包给我招来的灾难?当时赵师傅是和另外两个小伙子一起进的地窖,或许那两个小伙子如果不发现,赵师傅就打算让我死在里头呢?还有他那么冷静迅速的遮掩在地窖里发生的事情,真的是为了叶天明家里好吗?还是他自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想到这些,不免后背发凉,一身冷汗,什么狗屁工作,老子不干了,行李我也不要了,立马就想着翻墙出去赶紧逃回家。

    一转身,我去,赵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无声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墙上那个射灯的光,正好打在他脸上,原本黑黢黢的一张老脸被照的惨白一片,连眼珠子都泛白光,吓得我脚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旁边的纸人,稀里哗啦的被我撞倒了好几个。


上一章 下一章 活人纸扎店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