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活人纸扎店 > 活人纸扎店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十八章 夜哭声

正文 第十八章 夜哭声

    听到这个决定,我差点当场休克,这么牛逼的待遇,而且还是白给,难不成这陈家强上辈子拯救了一方水土?这辈子杀了人非但不会受到惩罚,还有人拿这么大的馅饼砸他。

    不过陈家强真特娘的是个人物,听到这个决定,居然并没有怎么意外,只是礼貌性的感谢了两位领导,然后就收拾行李滚蛋了。

    我现在都有点怀疑,他那个手机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让他们老师赠送给他使用的了,没准他们老师也是为了躲灾,才不得已牺牲掉一个手机呢!

    陈家强走了以后,我一脸懵逼的问赵师傅:“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杀人凶手,你就这么放他走了?而且还一个月6000块钱白养着他,你就这么胆小怕事吗?你们修法人不是都讲究斩草除根除恶务尽得吗,你的正义感呢,这么放他走,你不怕他再去祸害其它人?”

    赵师傅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道:“你电视剧看多了吧,他祸害其它人,干我屁事?就算电视剧上,那些管闲事的也是和尚道士吧,你哪只耳朵听说盗家人有正义感了?不放他走,你打算怎么办?一刀捅死他?这事儿你要是干的了,我现在就给你把他弄回来。”

    这话还真把我给问楞了,不放他走,我能怎么办?陈家强并没有自己动手杀人,法律制裁不到他头上。但是要让我自己动手杀了他,我还真没那个胆子,我真心连鸡都没杀过。

    或许,如果陈家强害死的是我的亲人,我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真能捅他一刀,但是他害死的只是两个我才认识两天的同事,虽然沈飞和叶天明都是好人,但我真敢顶着杀人犯的罪名替他们报仇吗?我父母已到花甲之年,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坐牢了,他们怎么办?

    我不是大侠,惩治不了恶人,就算恶人犯到我头上,我也只能自己夹着尾巴躲避而已。或许,这就是弱者的无奈和悲哀。

    原本指望赵师傅能用道法直接把鬼婴和陈家强都解决了,但这贪生怕死的老东西明显不想惹麻烦。他只是无比圆滑的故意让鬼婴得罪城隍,让他轻易不敢进莲池地界而已。

    更让我难过的是,每个月发给陈家强的6000块钱,是从我的工资里面扣。理由是为了我的安全,才不得已打发陈家强走的,这个钱理应由我来负担。

    不过我也不至于每月0收入,一个夜班200块,我和赵师傅交替值夜班,我一个月还是可以有3000块的收入。

    命虽然保住了,但是想想自己每个月要花6000块养着陈家强那个混蛋,就觉得蛋疼,这特娘的叫什么事儿。

    咬咬牙,我跟赵师傅说:“把30个夜班全给我吧,感觉那些鬼顾客对我挺有好的,我要努力好好为他们服务。”

    赵师傅说:“我还真想这么干,你要是现在有驾照的话,我真就把30个夜班全给你了,可你不是还得有15天去上夜班的驾校吗?”

    我一听这个差点晕倒,我的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宝贝工作啊,现在可是把我搞得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一个月才三千块,核算成八小时工作制,我一个月工资才核一千,我特么都想一头撞死。

    看我一脸生无可恋,赵师傅又说:“放心,姓陈那小子领不了几个月工资,鬼婴贪心着呢,为了多喝血,指不定怂恿陈家强干出什么事情来。而且龙城鬼道的门人,我再了解不过了,那绝对是坑死人不偿命的主。虽然一开始帮忙招小鬼,收的价钱不高,一般有个万八千的就给弄,但是鬼婴这玩意儿,一般都是有怨气的,开始的时候,你给他点好处,让他吸几口血,他确实能帮你办事,杀人放火他也都可以帮你干,但是时间长了,他们胃口大了,就不是一般人能养的住的了。到时候你再求龙城鬼道救命,想让他们给你把鬼婴收了,没有三十万,人家可不给你干。你当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养鬼啊,代价大着呢!”

    开始几天我还时刻惦记着陈家强什么时候死,后来我也就没心思关注他了,满满当当的生活,已经足够搞得我焦头烂额了。

    驾校离着城隍庙很近,而且城隍庙修在高处,晚上练车的时候,还能看到庙里的灯光。驾校的课不是通宵的,一般也就是到十二点左右,然后可以到驾校旁边的旅馆免费住宿。

    旅馆里住的大体有两种人,一种是和我一样的夜校学员,还有一部分是外地来城隍庙上香的香客,旅馆的名字,也就叫城隍庙旅馆。

    住宿环境还是相当不错的,因为不用我自己掏腰包,所以我也没有问过这个驾校到底需要多少费用。

    从住进这家店里,我就遇到另外一件怪事,每晚都做一个怪梦,梦见一个女子在嘤嘤的哭,哭的悲悲惨惨的,让人汗毛发炸。但是每次都是,只能听见哭声却看不见人,尝试问她话,她也没有任何反应,就是哭哭哭,一直哭,从我睡下,一直哭到我睡醒。

    我问过跟我一起住城隍庙旅馆的其它学员,但别人都说没听到。如果我不是实在睡眠不足,真想坐着等一宿,看看我如果不睡觉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要是有人故意恶作剧,就算好脾气如我,也得暴打他一顿。

    不会又有什么其它的鬼找上我了吧?

    这段时间,值了几个夜班,鬼也见的不少,慢慢对着玩意也就不那么抗拒了。遇上那个总想调戏我的那个女鬼,也敢大着胆子跟她开几句半荤不素的玩笑了。于是我开始尝试跟鬼打听,问他们认不认识一个住在城隍庙旅馆的,晚上总是哭的女鬼,但打听来打听去,什么都没有打听出来。

    有些鬼听到我的问话后,明显是有反应的,好像是知道什么,但就是跟我说不知道,难道这个整天哭的女鬼身上有什么不能说的事情?

    问了十几个鬼,都是这个结果,我都几乎要放弃了,那天我把三把椅子拼在一起,睡得正香,有人喊我:“哥哥,哥哥,我要买一个蝴蝶结。”

    探头一看,正是之前来这里买裙子的那个小姑娘,把五十块钱放在柜台上,等着我给她拿蝴蝶结。我爬起来,让她挑了一个蝴蝶结,然后烧给她,就打算躺回去继续睡觉,但是小姑娘并没有离开,还是一直在柜台前面站着。

    我问她:“小妹妹,还有什么事情吗?”

    小姑娘眨眨眼睛,看着我说:“哥哥,你最近是不是在打听一个爱哭的姐姐的事情?”


上一章 下一章 活人纸扎店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