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活人纸扎店 > 活人纸扎店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坎子沟冥婚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坎子沟冥婚

    姑娘家在坎子沟镇坎上村,离我们这里非常近,一会儿就到。到了我才知道,死者姓周,才十七岁,是村里小卖部老板的女儿。

    老周一看就来了我们两个学徒模样的家伙,显得有点失望,说:“你们师父不过来吗?不是还有一些仪式需要弄?”

    小慧说:“没事,冥婚跟普通结婚一样,操心的都是男方那边,女方就把新娘子和嫁妆准备好,等着来接就行。”

    老周吱吱呜呜道:“那不是还得有送亲的吗?我听说有的女孩子不愿意冥婚,路上会闹腾。还是有赵师傅在,妥当点。”

    小慧老到的回复说:“大叔你放心吧,这种活,我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只要姑娘死的没有什么不安乐,保证不会闹腾。这么大姑娘了,她也想有个归宿,要不配冥婚,就只能荒山野岭的,给她立个孤坟,一个小姑娘家,她也害怕。真正折腾的那些,都是死的憋屈,就算不配冥婚,她们也是要折腾的。你家姑娘不是生病没的吗?那肯定不会有事。”

    真没看出来,小慧这丫头看着不大点,说话办事还挺不含糊。

    其实死亡这种事情,没有轻松快乐的,那些病死的,很多也经历过长时间的病痛折磨,小慧嘴里的死的安乐,其实只不过是正常死亡的意思。老死,病死,甚至自己不小心落水淹死,爬山摔死,在我们眼里都算是正常死亡,这种人,一般只要生前没有特别强烈的执念,我们都算他死的安乐。而能让我们觉得不安乐的,那就真的很不安乐了,比如谋杀,比如自杀,比如像鬼婴被自己家姥姥用泻药泻死,反正都是有冤有屈,或者死的特别惨的。

    老周的神色明显有点不对,但还是赶紧道:“是,是生病没的,也没病太长时间,没,没什么不安乐。”

    然后我和小慧就去布置了,老周家的院子有点小,而这次的冥婚又搞得排场有点大,家里搭不下那个特制的红色大灵棚,所以就搭在了村外远离住户的空地上,到时候新郎官来接亲,也是从这灵棚里边接。

    趁他们家人不在,我还悄悄问过小慧:“刚才我看那老头子有点不对劲,这姑娘不会不是病死的吧。”

    小慧瞪了我一眼说:“没用的少操心,咱们这趟又不是来除邪祟的,就是个送亲抬嫁妆的活,就算她死前心理真有什么事儿,那也冤有头债有主,只要不是凶到见人就杀的程度,不会怎么着咱们。送到了婆家,咱俩利索点,仪式走完赶紧撤。”

    小慧这话,没让我安下心来,反而搞得我心里更没底了。又想起第一次遇到尸斑女的时候,她提醒赵师傅,坎子沟冥婚的姑娘死的不安乐,让赵师傅卖东西就行,自己不要去,老家伙不会是自己不想来,就打发我们俩来了吧。我也是个穷疯了没见过钱的,一听说给2500块,直接就把尸斑女的警告给抛脑袋后边去了。

    不过现在已经到这了,后悔也来不及了,把灵棚里该布置的布置好,我们就去老周家里歇着了,娶亲的要到晚上才过来。

    老周说自己有点事情,就让他儿子小周陪着我们,自己出去了。

    我问小周:“你这个姐夫是哪里人啊,家里好不?”其实我也是没话找话,男方那边是新盖的房子,什么都不缺,我昨天送货的时候亲眼见了的,别说是办冥婚,就算是真娶媳妇,这小条件,也绝对能挑个漂亮的娶。

    小周愣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说的姐夫是谁。其实这也正常,都什么年代了,年轻人也不会真把那个牌位当成是他姐夫。

    “还行吧,他家挺有钱的。”小周说着,嘴角居然还隐约闪过一丝笑意,应该是他也意识到不妥当,所以极力去掩盖嘴角的笑,但他偏偏又非常想笑,一时弄的他的表情非常奇怪。

    我又问他:“你姐姐什么时候没的?放了几天了?”

    小周说:“也没几天,昨天夜里才没的,差不多十二点吧。”

    我心里一惊:男方娶亲的一应需用,可是昨天就已经送过去了,而且当时也已经说了,大婚的日子定在明天,今晚子时来接。可是昨天姑娘还没有咽气啊,就算是得了不治之症,只能原地等死,也不能确定具体什么时候断气吧。

    事情赶的这么急,万一娶亲的棺材来了,姑娘还有一口气在,要怎么处理?

    可能意识的自己失言,小周赶紧叉开话题道:“忙活半天,你们渴了吧,我去给你们倒水。”

    趁他去倒水的档,我看了一下桌子上,白纸抄着的两人的姓名和八字。

    八字也还可以,不是那种命里带煞的,不过看到男方的名字,我直接一身冷汗,赵宇峰。

    这姑娘是配给赵宇峰的,虽然我不知道赵宇峰生日具体是什么时候,但是出生年份是没错的。而且昨天送货送的是坎子沟镇沟前村,赵宇峰确实就是那个村的,而且他们家我以前还去过,不过当时住的并不是昨天送货的新房而已。

    这么说来,我昨天那个梦——

    这特娘的肯定不是巧合,赵宇峰这小子就是来问我要分子钱了。

    我赶紧跑出去找小慧,跟她说:“我记得咱们来的时候,纸钱冥币带的不少,你给我留着点。”

    小慧白了我一眼,问道:“怎么?你没按时给你祖宗寄生活费,人家来找你要了啊?”

    小慧这丫头,有时候天真可爱,但有时候,也挺没口德,我也懒得跟他计较,直接告诉她:“新郎是我同学,昨晚找人通知我了,活人的分子钱能短,这死人的分子钱,我是万万不敢短的。”

    小慧也没说什么,直接扔给我一捆冥币,让我到了赵家可劲儿烧,店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东西。

    晚上老周招呼我们吃了顿饭,然后大家就去了灵棚那边,开始去的人还不少,但刚刚十点左右,大家就陆陆续续都离开了,连老周一家子也走了,只剩下我和小慧。

    冥婚的家庭,女方不需要自己准备棺材,等着男方抬着棺材来接就是,所以现在新娘的尸体,是放在了灵棚里临时搭起的一个砖台上,砖台四面还糊上了红纸,上面铺着红色的毯子。尸体上面盖着的,也不是白布,而是红布。

    大晚上的,就我和小慧两个人,还守着尸体,真是觉得阴风阵阵,瘆人着呢。

    我没话找话的跟小慧说:“这家人也真是的啊,按说这是姑娘在周家最后俩小时了,她爹妈怎么也不说陪陪自个儿闺女?”

    小慧一脸不屑道:“不敢呗,指不定干了什么亏心事呢,这女孩要是正常死亡,才奇了怪了。一会儿没准真会闹,你机灵着点。”


上一章 下一章 活人纸扎店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