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妃同反响 > 妃同反响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十八章 百鹿春搜(七)

正文 第十八章 百鹿春搜(七)

    萧月熹勾起嘴角,森寒的笑意落入慕云轻眼中,让他的心跟着一震,一丝慌乱爬上了心头,下意识地想要解释:“听我说,这是个意外……”

    苍白的辩解在如同惊雷般的杂乱喊杀声中显得微不可闻,即使萧月熹离他只有三步之遥,却也只是看到他唇瓣嗡动两下。

    监国司正使会读唇语,可眼下不是个认真解读的好时机。

    不知道是树上那些冷箭都放空了,还是又发了什么信号,四面八方的箭矢终于停了下来,继而换上了一波整肃的黑衣人,白花花的刀刃在中间分外明显。

    脑中电光石火间,竟读出了慕云轻的话,又是电光石火间,萧月熹选择相信他,并飞快计算了一下。

    论武艺,她不及这个伪装颇深的皇帝陛下,所以真打起来,绝对是自己拖累他,可若是她先撤离,皇帝陛下一个人一把剑,外加一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流矢射中倒地不起的半疯马,真的能应对眼下的情况吗?

    那群黑衣人显然不会给萧月熹继续思考下去的机会,转瞬间已经将两人团团围住,不知是谁吹出一声嘹亮的哨声,整肃的队伍像是接到什么信号,齐齐举刀,奋勇袭来。

    完全不要命的打法,只以刺杀为目的,一个倒下,后面三五个前仆后继的补上……萧月熹的软鞭已经不知道被她丢到哪里去了,手上的刀也不知道是从地上哪个缺德的玩意儿手里抢来的。她身上有不少血,不过都不是自己的,衣服颜色深,倒也看不出来,只是平添了几分狼狈。

    慕云轻也好不到哪去,从他眼中的诧异和少许的愤怒能看得出,这伙埋伏他是真的无知无觉。

    危急关头,萧月熹心底居然还泛起一丝嘲笑,不过转瞬就被她收敛了。

    这场车轮战越拖越危险,因为两人的体力终归不敌成百上千。

    借着攻势,萧月熹凑到慕云轻身后,低声道:“皇上,看来这次您失策了?”

    身后传来低低的笑音,即使这样危急的关头,他还是能够从容以对,甚至还笑得出来,萧月熹佩服他!

    慕云轻沉沉道:“别怕,我会护着你的。”

    萧月熹:“呵呵!皇上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他回头冲她笑笑,兀地伸出没持剑的那只手揽过萧月熹的腰,隔开她侧面砍过来的刀,同时快速在她耳边道一句:“未尝不是个机会,向东南方向突围,我们先撤!”

    这群人显然是没想到两人能支撑这么久,所以人还是没带够。几番殊死抵抗,不知不觉的,敌人严丝合缝的包围圈有了豁口,正是东南方。

    萧月熹反应很快,她的软鞭也出现的很及时。

    想也没想用脚尖勾起软鞭的握把,攥紧了就是一个横扫,软鞭破空而去,力道之刚劲,瞬间就扫趴下十几个人,后面的人甚至不给他们爬起来的机会,毫不犹豫地踩着他们继续补上。

    黑衣人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渐渐往缺口处合围,却终究晚了一步,只得在后面死命追赶。

    渐渐的,萧月熹发觉不对,忍不住气喘吁吁地问:“不对,他们怎么追得不紧不慢的?”

    慕云轻也微微带着些气喘,不紧不慢地答一句:“嗯,因为前面是个悬崖。”

    萧月熹:“………………什么?!”

    眼前豁然开朗,他们逃出了深林,逃到另一条死路上。

    萧月熹觉得,那匹不幸已经死在深林里的马,可能是匹神马,一路带着两人跑上了山,跑进了敌人的包围圈,这才算是完成了使命,光荣就义去了。

    眼前的悬崖,应该不会很高,皇帝陛下真龙天子,可到底肉体凡胎,下去肯定是不用想着再上来了,敌人的位置选得很好,怪不得要放水呢。

    要命的是,在悬崖边立着块石头,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玩意儿龙飞凤舞地刻了三个大字——殉情崖。

    要不是形势严峻不允许,萧月熹真的很想骂人。

    然而皇帝陛下还能更缺德,他静静站在萧月熹身旁,瞥了眼那石头,慢条斯理道:“唔……这名字真应景。月熹,昨日我才刚跟你表达了心意,今日就可以一起殉情,这算不算是你变相的回应我了?”

    萧月熹快忍不住了。

    面朝这整肃的队伍,萧月熹权衡一番,似乎还是殉情——呸!还是跳下去的胜算大。萧亦洄那个不靠谱的也不知道被这些人按在什么地方了,一时半会儿指望不上,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死得自主一点!

    想到这里,萧月熹反手揽住皇帝陛下的腰,刚才没注意,这会儿却意外的发现,这人长得挺结实。

    萧月熹面上爬起一抹可疑的红晕,瞬间又褪了个干净。

    慕云轻虽然面上维持着从容不迫,可一双锐利的眸子一直警惕地环顾着四周,突然感受到萧月熹的动作,愣了一下,垂眸看了他一眼。

    察觉到他的视线,萧月熹勾起了唇角,淡然道:“不是说要殉情吗?”

    “情”字还未落,她已经拽着慕云轻向后纵身一跃……

    ——————

    “找到了吗?”

    “回将军,属下在前面山头的密林里发现了皇上的马,地上还有不少死人,都是一身黑衣,身份不明。”

    回话的这位小士兵面上还带着稚气,刚入御林军不久,就摊上这么大的事,整个人都吓傻了,回个话都是一抖三颤的,看的萧亦洄更加闹心了。

    “没找到人还回来干什么?滚去找!”

    萧亦洄咆哮着哄走小士兵,眼底一片腥红,急得快能喷出火来了。

    从皇帝陛下的马失控开始,萧亦洄就发现了不对劲,可是皇上前脚刚消失在视线,后脚就发生了混乱。

    原本打探好会在今晚动手的康王,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提前实施了他的作死行动。萧亦洄被打了个措不及防,但反应很快,将这群虾兵蟹将全数制服后,再想追上皇上和萧夫人显然是来不及了。

    日头渐渐沉进山里,再蹦跶不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场春日里罕见的暴雨。御林军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山里和泥,找人的难度无限加剧。

    萧亦洄一脸担忧地闪进营帐,此时到处兵荒马乱,没人留意他。只见他神色复杂地从怀里摸出一只红色的陶制药瓶,倒出一粒乌漆麻黑的药丸,投向桌上的蜡烛。那药丸刚沾上烛火的边儿,就被焚了个干干净净,一丝味道都没能留下……

    后半夜,萧亦洄顶着雨,跟着大队人马一起出了人心惶惶的营地,在山脚下消失了片刻,没人来得及看见,他就再次投入了寻找的阵营。

    暴雨一直下到天亮,突然迅捷无比的收了势,说停就停了,仿佛是在给东边那一缕阳光腾地方。

    经历了一天一夜,萧亦洄几乎不敢想他们两人会出什么样的状况。一边忧心,一边又祈祷那些人能比眼前这些御林军靠谱一些。

    “将将将军!”头天被萧亦洄骂跑的小士兵一直勤勤恳恳地寻找,大有找不到人不回来的架势,此刻狼狈的面上掩饰不住的欣喜与激动,跑过来原地嚷嚷道:“将军!找到了!我们找到了!”

    一个时辰后,百鹿山脉尽头的柳楮村此时人人自危,躲在家里闭门锁户不敢出门。不光不敢出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只因为一个只剩了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突然闯入了大批的官兵,还将村口那位赤脚郎中家围了个水泄不通,村民们纷纷猜测,那位赤脚郎中是惹上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唯恐引火上身,所以有了如今闭门锁户的一幕。

    虽然不敢出门,但不妨碍离得进又好事的老爷子老婆子偷偷观摩,各个恨不得长在纸窗上,透过本就破破烂烂的窗子使劲儿往郎中家瞄。

    少顷,那群官兵簇拥着一男一女从郎中家出来,虽都穿着粗布麻衣,可那男的面容俊朗,身量颀长,气度非凡的一看就是个贵族。女的苍白着脸,双眸紧闭,被男的打横抱着,缎子般的头发高高挽起,光看半张脸也知道,是个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的美人。

    器宇轩昂的男人沉声对身后一身盔甲的官兵道:“抬重礼,厚赏这位李大夫。”

    “是!”

    下完了令,那男人如同捧着稀世珍宝般,抱着女人大步向前走去,直至消失在村口。

    同一时间,皇上百鹿山春搜突遇康王行刺,险象环生这一消息,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闯入朝堂,横冲直撞地撞懵了一干朝臣,还没等他们真心或假意地表达一下自己的担忧和失职之罪,平安回宫的皇帝陛下就接连罢朝了三天。

    萧夫人舍身护主的消息这才被放了出去,第四天夜里,才传出萧夫人醒来的消息,可见伤势多重。

    人们对这位萧夫人都不由报了一丝同情,进宫一个月不到,遭遇了两起袭击,两次都倒霉地做了皇帝陛下的挡箭牌,可见今年命犯太岁。


上一章 下一章 妃同反响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