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妃同反响 > 妃同反响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夜半惊醒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夜半惊醒

    萧月熹的伤总算有了好转,然而未等她痊愈,刚被封为平南侯的萧亦洄就又一次踏上了前往南境的漫漫长途。

    比起皮糙肉厚的萧亦洄,更值得人担心的是从嫁到京城就一直体弱多病的季冰心,十年过去了,她依旧适应不了京城的水土,几乎每逢换季就要病一场,入了夏,更是要瘦得脱次骨,萧月熹一边休养自身,一边也担忧着如今的平南侯府。

    慕云轻虽看在眼里,却始终不提,只是命太医院将各国进贡的补药补品一股脑地往清凉殿搬,直说赏给萧夫人,留着给她补身子。

    萧月熹开始还很莫名,渐渐发觉好些都是季冰心换季时难寻的药材,好笑之余也没有跟他客气,挑拣出来让木蔻尽数送出去给季冰心用,每每听回来禀告的木蔻说家里一切都好,萧月熹心中也算是安定了不少。

    上次在长寿殿的事,萧月熹始终没找到合适的时机跟慕云轻细聊,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些日子慕云轻似乎在躲着她,至少她醒着的时候,经常性地看不到他的人。要不是这晚突然惊醒,萧月熹恐怕还发现不了什么。

    这一晚睡得并不踏实,反反复复地做一些乱梦,梦里甚至分不清身处何地,只是无端有种惊恐不安的情绪,逐渐扩散,最后不知是多么可怖的场景,惊得萧月熹兀地醒来,瞪着一双眸子望着头顶高高吊着的安神香囊,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身边竟有个人!

    那人离得并不近,几乎就搭在床边,上半身倚着床柱,呼吸绵长似在熟睡,是——慕云轻?!

    萧月熹强压下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的惊呼,愣愣地望着他。

    微弱的烛火下能看出,他双眸紧闭着,没了那标志性的笑容,五官都显得清冷了些,眉头微微蹙着,薄唇也紧紧抿着,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令他不快的事。

    萧月熹心里冒出一连串的疑问:身上只穿着中衣,连被子都没有一条,不冷么……呸!想什么呢!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疑惑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吗?自打上次从长寿殿回来,慕云轻不是搬到偏殿去住了吗?整天都看不到他人,怎么这会儿会在这里,以这么别扭的姿势睡在我榻上?

    许是察觉到什么,慕云轻眉头锁得更深,似有要醒来的迹象,萧月熹慌忙合上眼,做出一副她还在睡梦中的假象。

    耳边响起一阵轻微的悉悉索索,慕云轻轻手轻脚地替她掖了掖被子。

    “嗯?”掖被子的手顿了一下,声音微不可闻地呢喃了句:“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他的声线,还带着些尚未睡醒的朦胧,萧月熹听了,莫名地又发了一身冷汗。

    温热的一只手轻轻放在她的额头上,试探了一会儿,许是发觉她并没有发热,又喃喃自语了句:“做恶梦了吗?”

    他拿起手边的帕子,细致轻柔地替萧月熹擦了擦,如此娴熟的手法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萧月熹脑中无比悚然地蹦出一个念头:难道这些天,他都是这样半夜溜进来,整晚照顾我吗??

    这个疑问在心里憋了一晚上,萧月熹彻底失眠了,身旁的人重又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睡了过去,可萧月熹始终没敢再睁眼看他,听着他绵长的呼吸,一直到寅时末,他才再度醒来。

    往天他都是这个时候起,到院子里练习一下旁人看来无比蹩脚的剑法,然后用早膳、上朝,日复一日极为规律。

    萧月熹以为终于能放松下紧绷了一夜的神经,却被额间的触感和近在咫尺的气息弄得僵住了。他……亲了她的额头?!

    回过神儿来时,人已经出了寝殿,萧月熹豁然从榻上坐了起来,瞪着双眼睛不知道该摆出一副什么表情来。

    一上午,萧月熹都过得心不在焉的,木蓝几次叫她,她都半天反应不过来。

    木蓝奇道:“夫人?你一大早起就开始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萧月熹看看她,思忖着这个时候她要是说想皇上,木蓝会是什么反应。还来不及开口,一个欢脱的小身影蹦蹦跳跳地跑来嚷道:“萧夫人萧夫人!你看我拿的什么!”

    当时慕云轻从长寿殿带走萧月熹,买一送一地顺手还带走了慕凌澈,一晃大半个月过去,慕凌澈在清凉殿混得越来越熟,太后几次派人来,都没能把这位小祖宗请回去。

    萧月熹见他跑来,不由笑道:“你跑那么快做什么!悄悄这一头的汗。”说着,萧月熹拿着帕子给他擦了擦脸,这小小的动作立刻让她想起夜里发现的事,心头爬上一抹异样的感觉,被她不动声色地按了回去,眸光落在慕凌澈手中的东西,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这是……软鞭吗?”慕凌澈手里的确拖着一条长长的软鞭,与他的个头眼中不相称,是条成年人用的软鞭。萧月熹疑道:“你从哪里弄来的?”

    慕凌澈得意道:“这是我让武艺师父给我找的,萧夫人,等你伤好了,就教我用软鞭吧?”

    萧月熹哭笑不得,前两天不知道是哪个矮冬瓜求她教剑法的,今天又要学软鞭了。她接过那条软鞭颠了颠,分量还挺重,便道:“六殿下,就算要学,这条软鞭也不适合你,回头寻个你能用的,我再教你吧?”

    听闻此言,慕凌澈登时嘟起了嘴巴,不情不愿道:“萧夫人不会不愿意教我吧……”

    萧月熹最看不得他委屈巴巴的可怜样,忙不送迭地哄起来,好一会儿才说服他,一回头,木蓝正看着她一脸想笑不敢笑的样。萧月熹瞪她一眼,道:“要笑就笑,别再把你给憋坏了!”

    木蓝笑嘻嘻道:“也没有多想笑,就是看夫人哄六殿下这么有耐心,觉得你要是自己有孩子,一定宠的了不得。”

    萧月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继而不满地在心里抱怨道:我大嫂要是早点给我生个侄子玩玩,我看六殿下也不会这么新鲜了。

    “夫人。”木蔻清清冷冷的声音自身后响起,今早正好是宫女可以出宫的日子,萧月熹一醒来就派木蔻回家看看,这会儿见人回来,忙问:“回来啦?我大嫂今日如何?”

    木蔻中规中矩地答:“回夫人,诰命夫人一切都好,换季的老毛病也好了,特命奴婢转告您不必挂心,还让奴婢把这个给您。”

    她手里拿着一只精巧的小香囊。

    季冰心的绣工算得上京城中数一数二的,以往也都会绣一些荷包、香囊之类的给萧月熹用,只不过上面的绣花多是桃红柳绿女气十足的样式,鲜少像今日这样简单朴素。

    萧月熹诚惶诚恐地接过来,在手里摆弄两下,越看越喜欢,不由笑道:“大嫂真是,自己还病者呢,还要费眼睛费时间做这个。”

    慕凌澈好奇地想拿来看,萧月熹见了就递给她,转头又问:“大嫂还说什么了?”

    “诰命夫人还说,夫人不用操心侯府,多保重自身才是。”

    萧月熹有些感慨,一晃,她都快三个月没见到那张消瘦的脸了。

    姑嫂二人以往冲突、拌嘴,经常话不投机意见相左,可彼此始终都挂念着对方,一想到以后见面难得,萧月熹这心里都是空落落的。而一想到这一局面都是谁造成的,萧月熹的心里就更是五味杂陈了。

    小孩子的直觉往往敏锐,察觉到萧月熹情绪骤然发生变化,慕凌澈疑惑地抬头看向她:“萧夫人?”

    萧月熹看了木蓝和木蔻一眼,转而看向慕凌澈问道:“六殿下,今日的课业都做完了吗?”

    “呃……”

    答案已然见了分晓,萧月熹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先去吧!做完了课业再来找我玩,免得你皇兄说你懈怠。”

    “哦……”慕凌澈垂头丧气地拖着那条软鞭走远了。

    萧月熹倒出功夫,开始对自己这两个吃里扒外的侍女进行审问。

    没有外人在,萧月熹也就没怎么避讳,只是压低声音沉沉地问道:“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的?”

    两人被萧月熹问的一愣,木蓝更是下意识地脱口问了句:“……夫人指的是哪方面?”

    问完,木蓝就后悔了,果然萧月熹一听此言,立时投过来一道凌厉的视线:“怎么?瞒的太多,自己数不过来了?”

    木蓝:“没,没有啊……”

    萧月熹道:“那就好好给我交代一下吧!”

    木蓝抖了抖,更加茫然了:“夫人,你,你这是让奴婢说什么啊……”

    一旁的木蔻叹了口气,拉了拉木蓝,上前道:“夫人是想问皇上吗?自从上次把你从长寿殿接回来,皇上虽然有意躲避,可每晚你睡着以后,他都会去你的寝殿。刚开始几天你有反复发热的症状,后来伤渐渐好了,皇上似乎也习惯了,每晚去你寝殿守夜……”

    木蓝在一旁连连点头,犹犹豫豫欲言又止。


上一章 下一章 妃同反响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