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妃同反响 > 妃同反响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静观其变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静观其变

    众目睽睽之下,皇上转了个身,向萧夫人看了过去。

    萧月熹心念微动,“柔柔弱弱”地原地晃了晃,仿佛站不稳似的踉跄了一步。木蔻眼中的疑惑一闪而是,稳稳当当地将萧月熹扶住,压低声音问:“夫人怎么了?”

    慕云轻快步走来,从木蔻手里接过萧月熹的手,关切道:“夫人的伤还未痊愈,这是累着了吧?来,朕扶着你。”

    难得的,萧月熹没有去顾忌别人的目光。这些日子的流言蜚语她早都习惯了,估计慕云轻也不会在意。萧月熹顺势轻轻倚在他身上,看起来就像是劳累过度有些脱力,只能靠人搀扶着才能勉强行走似的。

    智净立在原地,朗声道:“禅房已经备好了,请贵人再坚持一下。”

    这么看,丝毫看不出哪里不对劲,可刚才的感觉太过清晰,萧月熹不得不警惕起来。

    突然,握着她的的手轻轻捏了捏,萧月熹抬头望去,就见慕云轻投来疑惑的一眼,萧月熹这才惊觉地发现,自己的手心竟全是汗水,湿漉漉的。

    大庭广众之下,有什么也没办法解释,萧月熹只好轻轻摇了一下头。

    下一刻,慕云轻探过一只手,环住了她纤细的腰身,稳稳当当地拥着她继续往前走。

    萧月熹后背一阵发紧,不用回头,都能想到身后跟着的皇后目光有多么毒辣了。

    这其实不能怪她啊!分明是皇后非要拖她下水的,虽然还不清楚她打得什么算盘……等等!皇后就算真有病,背后的太后必然也是清醒健康的,若是寒水寺之行多此一举,太后肯定会阻止,说白了,皇后的一些行动背后不还是要太后授意?

    为什么一定要来寒水寺?说明她们姑侄俩是有把握的啊!对了,上次说她与慕云轻相冲的,也是寒水寺的高僧,当时并没有细究到底是哪位高僧说的,毕竟若是大张旗鼓的查,萧月熹难免要被抹一身黑,只要太后放弃了,这件事就可以不了了之……

    一路无话。

    踏进寒水寺的大门,萧月熹就被空气中弥漫的香火气呛得回神,微微蹙了蹙眉,心道:果然还是闻不惯!

    可能是萧月熹一路被呛得鼻子失灵了,进了禅房反而好了不少。“昏聩”的皇帝陛下一到禅房就撇下了所有人,护着国宝一样把萧夫人扶进了房,请了随行的太医过来好一通折腾,做足了样子才遣散众人,皇帝陛下理所当然地留下来,“无比心疼”地陪着“伤骨支离”的萧夫人。

    未免人起疑,慕云轻还是留了木蔻和木蓝在禅房中伺候,这两个人都不是外人,说话也方便。

    禅房简朴,一目了然,萧月熹环顾一圈,见闲杂人等终于退散,忙把刚才的感受统统倒了出来。未免隔墙有耳,声音都压得很低很轻。

    木蓝听了,最先发表起言论来:“夫人,您是多心了吧?奴婢怎么什么都没察觉到?”

    木蔻翻了个白眼给她。木蓝的功夫虽然很好,但脑子的确是不怎么灵光。木蔻道:“奴婢留意的都是周遭环境,倒是没刻意去观察智净大师。”

    萧月熹问:“那你在周围都留意到什么了?”

    木蔻顿了顿,看了慕云轻一眼,没说话。

    慕云轻一双桃花眼虽然紧盯着萧月熹不放,可余光也瞥见了木蔻的异常,也没计较,只是淡然道:“无妨,你尽管说就是。”

    木蔻迟疑一下才答:“回皇上,奴婢这会儿想想觉得有些奇怪。我们夫人刚才留意智净大师是因为觉得他可疑,习武之人感官敏锐也属正常,可是皇后娘娘的感官似乎也很敏锐,从刚才起就时常往智净大师的方向看,似乎也察觉到什么了……”

    一番话,让萧月熹更加怀疑,不由嘀咕道:“先前那个说我是不祥之人的高僧,不会就是这个智净吧?”

    慕云轻沉吟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且先看看他们想做什么吧!我们不用自乱阵脚。”

    萧月熹倒是没有乱,只是觉得这位住持暴露得太过草率,恐其有诈。

    看出她的想法,慕云轻微微一笑,低声安抚她:“别担心,我会心甘情愿地往他们的圈里跳,必然是有准备的。”

    这次,他可是连老底儿都准备亮一亮了,对方的动向都被摸得七七八八还不自知,接下来就是收网而已……“月熹,这次你不要冲得太靠前,万事都交给我。”

    那柔和的语气、缱绻的神情、宠溺的眸光……木蓝与木蔻齐齐觉得,自己的存在十分多余。

    萧月熹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跟他保持些距离,这才低声问:“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吗?”

    “老老实实装伤患就好,先前就说了让你在宫里有点实权,可一直没有机会,眼下倒是有人帮忙了。”

    慕云轻眼中闪过一抹冷漠,转瞬便调整过来。

    佛门重地,皇帝陛下再专宠萧夫人也要有个限度,当夜,他心不甘情不愿地从萧夫人那儿出来,折回自己的禅房。萧月熹没有更衣,静坐了片刻,果然就等来了皇后身边的茯苓。

    虽然在侯府的时候无比排斥季冰心的教导,可这会儿端起架子来,派头也摆的十足十,算是季冰心十年努力没有白费,潜移默化地教了萧月熹不少东西。

    虽然坐姿不算端正,却处处透着高贵优雅,萧月熹没精打采地受了茯苓的拜礼,这才略显慵懒地问了句:“这么晚了,可是皇后娘娘那里有什么吩咐么?”

    茯苓为人沉稳,即使忠心为主看不惯萧月熹,也不会表露出来,这一点,木蓝真是比不过人家。打从茯苓进门,木蓝就在一旁咬牙切齿地瞪眼睛,也不知道她在排斥什么,木蔻在旁偷偷掐了她好几下,这才让她收敛下来。

    茯苓沉稳道:“回萧夫人,皇后娘娘忧心疫情辗转难眠,遂想着多抄写些经文明日祈福时一同烧了以表虔诚,特命奴婢来问问,萧夫人若有心,可一同去,就当给皇后娘娘做个伴了。”

    深更半夜,皇后娘娘心系万千受难百姓,萧夫人要是不顺着她表达自己的诚意,只怕明天就要流言四起,把萧夫人的脊梁骨戳碎了。

    没心也要装出一副有心的样子,萧月熹直起身子,一旁的木蔻连忙扶着她站起来,木蓝的心直口快也发挥了作用:“夫人,您的伤还没好呢,折腾了这一路已经很辛苦了,还要熬夜抄经文,这……”

    没等她说完,眼观鼻鼻观口的茯苓就开口道:“皇后娘娘没有勉强的意思,萧夫人若不愿,奴婢这就去回皇后娘娘。”

    萧月熹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道:“底下丫头不懂事,茯苓姑娘别跟她一般见识。走吧,去皇后娘娘那里。”

    说着,萧月熹回过头,又补了句:“你们就不必跟着了,我是去抄经文,又不是去享福的,带着你们成什么样子。”

    茯苓眼底闪过一丝意外,似乎是没想到萧月熹会配合到这个地步,意外过后,又多了丝轻蔑,什么监国司正使,不过都是吓唬人的噱头罢了!这么大个陷阱她如履平地般地跳进来,他们只要收个网,管你是平南侯之妹还是前监国司正使,最后的下场不过只有一个身败名裂不得好死而已……

    仿佛预见了胜利一般,茯苓眼里闪过一抹快意,眨眼就恢复了正常,恭顺地提着灯,引萧月熹前往皇后的禅房。

    禅房内灯火不甚明亮,灯下早早地坐了两个人,衣着光鲜,熠熠生辉,见到萧月熹,不显意外,其中一个施施然起身对着萧月熹施了一礼,笑意盈盈道:“萧夫人万福!”

    萧月熹在皇后面前做全了礼,这才转眼冲沈芳倾点了点头。

    沈芳倾笑得有些谄媚,令人无端地厌烦,清脆婉转的声线中透着丝惺惺作态,萧月熹忍着吼她闭嘴的冲动,耐着性子听她假客套:“嫔妾刚才就跟皇后娘娘说,萧夫人一定会来的,皇后娘娘还不信呢!您瞧萧夫人果然来了吧?”

    陆锦绣依旧是雍容闲雅,仪态端庄,很有母仪天下的风范,不愧是太后看中执意要立为皇后的。背地里即使再憎恶萧月熹,当着人家的面也能不显山不露水地端着她贤良大度的气势,招招手让萧月熹坐下,淡笑着道:“这么晚劳动妹妹,本宫真是不忍心,你瞧瞧你这脸色,若身体不适,就不必勉强了吧?”

    萧月熹从进门就陪着一张从容的笑脸,此时面颊已经笑得僵住了,索性屋子里不甚亮堂,也叫人分辨不出她这是真笑还是假笑。她用令自己身上起了层鸡皮疙瘩的柔顺声线道:“为疫情祈福,臣妾也想尽一份力呢,皇后娘娘不要拦我才是!”

    来来回回的客套后,总算能动笔了。一直等着看笑话的沈嫔,惊奇地发现,萧月熹的字,秀丽整齐,夹带着一丝女子所没有的风骨,竟意外地好看!


上一章 下一章 妃同反响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