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妃同反响 > 妃同反响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无从逃避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无从逃避

    萧月熹看着他莫名其妙道:“你自己都算计好了,还来问我干什么?”

    慕云轻便笑道:“走后门啊!你觉得乘风怎么样?够不够做副使的?”

    “副使?”萧月熹更显意外,看了他一会儿才狐疑地问:“你不直接把正使换成自己人?”

    慕云轻道:“哪儿就那么容易了?眼下凌岁寒的事还需查证,很多细节都还没有公之于众,若是突然换了正使,只怕有人要起疑了,而且……”

    说到这里,慕云轻顿住,无可奈何地看了萧月熹一眼,低声道:“你在滨州时,凌尚书为你找了不少说辞来堵那些闲言碎语,我总不好仅凭几个无关紧要之人的片面之词定他儿子的罪。”

    萧月熹挑了挑眉,意外道:“哟!皇上居然还会念这点小人情啊?”

    皇帝陛下亦挑了挑眉道:“夫人欠下的人情,自然由为夫来还,不必劳动你啦。”

    萧月熹一怔,脸一红,有些慌乱地错开了与其相交的视线,干巴巴地道一句:“说正事呢,你不要闹了!”

    皇帝陛下一点头,从善如流道:“说到底还是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凌岁寒是勾结山匪的人之一。”

    “是啊……”萧月熹蹙眉道。“别看这么多人都把他供了出来,可都是口说无凭,其他的事多少还有物证可查,凌岁寒的事真的是全凭嘴说的。”

    这也是慕云轻为难的地方,只是他不想让萧月熹也跟着烦心,便转移话题道:“话说回来,你还没告诉我乘风如何呢。”

    萧月熹没看他,心不在焉地道:“挺好的,你中意的自然是好的。”

    “那等你好些了,就指点他一下?”

    “嗯,好……”萧月熹心不在焉地应完,才发现自己压根没注意他说了什么,忙又问了一句:“嗯?你说什么?”

    慕云轻笑了,无奈道:“你还在想那些事呢?快别想了,都丢给我自己一个人操心,你清静清静好不好?”

    萧月熹翻了个白眼,心道:还不是为了让你少操心!

    许是觉得自己咸吃萝卜淡操心的行径实属多余,萧月熹索性不去想了,转而开口道:“木蓝一上午都不见人影了,我想看看她,自打醒来就没见过呢。”

    慕云轻叹了口气,道:“让阿霜把她叫来,你不必动——其实跟上次你假伤重差不多,最近宫里风言风语比较多,你干脆借养伤的机会避避风头。”

    萧月熹莫名问道:“风言风语?什么风言风语啊?宫里不是每天都有风言风语吗?”

    慕云轻的表情突然就变得有些复杂,萧月熹更加迷茫地问:“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怎么突然的就心虚了呢?”

    慕云轻踟蹰片刻,才像是鼓起勇气似的开口道:“太后……从秀女宫提出来几个,封了位分。”

    萧月熹心内一阵酸涩,这样的局面她早就料到了,所以才犹豫,才后悔送出那封信。可事实就是这样,没法改变,她终归要成为深宫妇人中的一员。

    许是她的目光刺痛了慕云轻的心,他突然抓住了萧月熹放在桌上的手,定定地看着她问了句:“月熹,你信我吗?”

    “……”萧月熹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作何反应。

    慕云轻轻柔又坚定地道:“再给我点时间,很快,便在没有人能左右我的想法了……”

    萧月熹仿佛在刚才那一刻突然傻掉了,完全听不懂他再说什么,看着他嗡动的唇,鬼使神差地就想到离宫前往滨州的那一晚。想到那看似无情的薄唇其实也有着柔软温热的触感……

    突如其来的回想吓回了萧月熹的神智,她猛地摇了摇头,试图甩开脑中挥之不去的画面,却不小心对上了慕云轻的目光,里面饱含着受伤与落寞,他垂下了眸子,语调又低又哑地呢喃出声:“还是不愿意吗?算了,从始至终都是我在强逼你,是我错了……”

    等会儿!你刚才说什么了?

    萧月熹一脸茫然又无措地望着看上去颇为伤心的皇帝陛下,什么都不用他说,自己的心就先软了半截。“你你我我”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慕云轻叹了口气,道:“我还有折子要批,就不陪你了,你若是累了,就回床上躺着,相见木蓝就把人叫过来见,要什么就跟阿霜说,不要乱跑。”

    他如同即将出门的老父亲临走前叮嘱独自在家的孩子般,细致又琐碎,说完,他起身便要走。

    那晚在密道入口的画面在脑中又一次闪过,萧月熹本能地叫住他:“云轻,你等等!我有话想对你说。”

    她好容易鼓起了一丝勇气,却在皇帝陛下回过头投来满是期望的一眼后,又怂了。“内,内个……咳!”

    慕云轻疑惑道:“月熹,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她想说什么呢?又该说什么呢?萧月熹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用低得微不可闻是声调道:“我总这么躲着也不是个办法,回宫两天了怎么也该去给太后和皇后请安了,我……”

    “不必。”慕云轻只道了这一句,便满脸失落地往外走去。

    有一瞬间,萧月熹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究竟想了些什么,只知道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大步追上了慕云轻,在他错愕的目光下,扯着他的衣襟迫使他弯腰,然后对准那柔软温热的唇瓣,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慕云轻的双眼瞬间瞪大,萧月熹的面容放大在眼前。因为紧张,她双目紧闭,睫毛微颤,双手无意识地收紧,抓着慕云轻的衣襟不放。

    连呼吸都是甜丝丝的……慕云轻想。他总算是反应过来,主动抱着萧月熹加深了这个吻。

    些许眩晕感,让萧月熹不由自主地把重心都倚在慕云轻的身上,自己都觉得自己快软成一团棉花了。一个念头在空白的脑中一闪而过:这下再也不用想着逃避了……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突兀地响起,惊醒了沉醉的两人,萧月熹率先做出反应,推了推慕云轻,可不光脚软,手也软,这两下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一声低笑自慕云轻的鼻腔中溢出,他含着萧月熹的唇瓣又轻轻捻了捻,意犹未尽却还是放开了萧月熹。

    萧月熹连忙退了两步,脚步还有些虚浮,却拍开了慕云轻想要来扶她的手。双颊滚烫,不用看也知道,她这张脸红得已经没眼看了。

    敲门声再起,伴随着何通小心翼翼的声音:“皇上,大理寺卿魏大人请旨求见。”

    皇帝陛下依旧没理外头的人,只是看着萧夫人柔声道:“我是真的有事要忙,你好好休息,晚点我再来陪你。”

    萧月熹的呼吸已经平复下来,虽然还是不敢看慕云轻的表情,不过总算是勉强镇静了下来:“……好,你忙,回来我再同你说。”

    慕云轻笑了笑,抬手摸了摸她绯红的面颊,拇指指腹有意无意地拂了一下萧月熹的唇瓣,轻佻至极,暧昧至极。

    “……”萧月熹觉得自己的脸更热了,连忙拍开他的手往内殿走去。

    门外的何通正打算第三次敲门的时候,忽见他家皇帝陛下沉着一张脸推门走出来,本能地一抖,看向他的目光就变得更加小心起来。

    “阿霜。”慕云轻道。“去叫木蓝来,天大的事也没有自己主子要紧,月熹不喜欢你,近身侍候的事还是要木蓝去做。”

    风霜雪一怔,似乎是没想到慕云轻会看的这么透彻,还以为是萧月熹对他说了什么。

    可仔细想想,萧夫人又似乎不是那样的人,所以……这紧紧是皇上对萧夫人的了解?这是心有灵犀了吧?!

    倒是何通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这位阿霜姑娘不是与萧夫人投缘才被带回来的吗?怎么又不喜欢了?这都什么状况啊?

    何通很有眼色,察觉出皇上的面色不对,就知道此时不是他废话的时机,只好缄默不语,杵在一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直到皇帝陛下一嗓子吼道:“你还杵在那干什么?不是要见魏常吗?”

    何通缩了缩脖子,觉得皇上今儿个的火气有些奇怪——似乎只针对他自己?

    少顷,宣政殿内。

    慕云轻看着面容憔悴目光空洞的魏常,笑道:“我以为你短期内都不会出门了呢。”

    魏常愣了愣,才波澜不惊地回一句:“臣也以为皇上短期内不会见臣了。”

    “哦?”慕云轻挑眉问道:“魏卿怎会如此认为啊?”

    魏常平静道:“因为皇上驳回了臣的辞官折子,也该知道臣近期求见都会为这事而来,如此还肯见臣,皇上似乎很有自信?”

    慕云轻喝了口茶,却觉得索然无味,满脑子都是刚才的画面,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没心思对付魏常,便让人取了点檀香焚上,泠清静心,总算将注意力拉了回来。

    这期间,魏常始终一言不发,垂着眼看着地面发呆,直到皇帝陛下有心思同他周旋。


上一章 下一章 妃同反响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