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妃同反响 > 妃同反响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经年疑云(九)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经年疑云(九)

    慕云轻兀地抬手扳过萧月熹的肩膀,萧月熹抬头,就对上他专注又的目光。

    “……做什么?”萧月熹下意识地想挣脱,却没能成功,只好道:“突然抓着我干嘛?快放开。”

    “月熹!”慕云轻的语气有些急躁,又似乎在担忧着什么。“你是在怪我吗?”

    萧月熹诧异道:“我怪你做什么?别闹了,快放开!”

    两相沉默片刻,慕云轻定定地看着萧月熹轻声道:“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也什么都不在乎都可以不想,唯一的一点私心就是你,只有你。”

    萧月熹一怔,慕云轻却放开了她,轻声道:“你今日在外面转了太久,该歇一歇了。”

    “……哦。”萧月熹闷闷地应了一声,走向了内殿。

    她不是不明白慕云轻的心思,皇位于他而言根本没什么用场,他在不在这个位置根本不重要,如果有的选,他甚至不屑于做这个皇帝。

    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既然处在这个位置上,就不得不牺牲一些人,牺牲一些事……

    时辰尚早,萧月熹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想起方才慕云轻那很是受伤的表情,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翻来覆去在床上滚了一阵,萧月熹觉得,她十分有必要跟慕云轻谈一谈,便翻身下床往外走去。

    木蓝见了她,微微一怔,才问道:“夫人是没睡吗?”

    “我睡不着。”萧月熹敷衍道,继而又问:“皇上呢?”

    木蓝:“皇上在勤政殿,说是魏大人回来了。”

    萧月熹眼前一亮,抓起斗篷就往外走。木蓝连忙跟上,口中阻拦道:“夫人,外头日头都落了,冷得很,你还是不要见风了,回头皇上舍不得骂你,我们就倒霉了!”

    萧月熹自然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眼看着就要踏出了院门,迎头跑来一个略微眼熟的小太监,差点就撞上萧月熹。

    那小太监满脸惊慌,及时收住了势头,“噗通”一声跪下,不住磕头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萧月熹对下人一贯随和,自然不会跟他计较,只是摆摆手道:“没事,你起来吧。什么事慌成这样?”

    小太监不敢起身,又像是吓傻了,连话都不敢说。

    萧月熹摇摇头,正欲离去,无意间瞥见他身后的石子路面上有一张巴掌大小的纸,应该是他不小心从袖子里落出来的。

    “这是你的吗?”萧月熹说着,拾起那张纸递给小太监。

    小太监一怔,忙不迭点头就要去接那张纸。

    倏地,萧月熹神色一变——她清清楚楚看出纸上透过来的墨迹写着“侯府”。

    小太监再想抢已经来不及了,萧月熹将那张纸拿到面前展开。

    字迹很陌生,萧月熹能笃定她从未见过。重点是上面的内容——平南侯府走水,火势太大,整个侯府变成一片废墟,无一生还。

    纸张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萧月熹整个人都僵住了,眼中有难以置信,还有悲愤交加。

    不!不会的!好端端的侯府怎么会走水呢?怎么会无一生还呢?这小太监肯定有古怪!她得找人问个明白!

    这样想着,萧月熹无意识地向前走了两步,可脑中不自觉地又想起木蔻死前留下的那句“你猜下一个,是你还是李冰心?”

    胸口却兀地传来一阵剧痛,萧月熹闷哼一声捂着胸口歪了下去,被木蓝眼疾手快地扶住。

    木蓝吓坏了:“夫人,你怎么了?没事吧?”

    萧月熹张了张口,毫无征兆地咳出一大口血来,吓得木蓝的脸色更加苍白起来。

    “夫人!”木蓝的声线都是颤抖的。“夫人,我先扶你回去休息……夫人?夫人!”

    萧月熹靠在木蓝的肩头,彻底昏死了过去。

    慕云轻还在为侯府走水一事心烦着,突然听闻萧月熹昏倒的消息,登时什么也顾不上,火急火燎地赶回清凉殿。他想,自己不过离开了半个时辰而已,怎么人就又出事了?

    “怎么样了?!”慕云轻一进寝殿,便提着太医院院首的衣领威胁道:“关系到院首能否安享晚年,你自己心里有数吧?”

    老院首吓得不轻,哆哆嗦嗦道:“皇上,萧夫人她这本就有旧疾在身,这,微臣……”

    慕云轻冷冷地睨着他,好似漫不经心地问了句:“怎么?你是想告诉朕你无计可施了?若真如此,院首的脑袋,朕也没法保了!”

    “微臣不敢!微臣定当竭尽所能!”院首说着,提着衣摆小跑着找其余几名太医想办法去了。

    慕云轻这才想起来质问:“先前不是还好好的吗?她嘴角……她还吐血了?!”

    木蓝吓坏了,抽抽噎噎道:“是有个小太监,不小心掉出一封信让夫人看到了。”

    慕云轻莫名其妙道:“什么信?”

    木蓝连忙把信呈上去,哽咽着问:“皇上,信上说的是真的吗?诰命夫人她……还有未出生的小世子?”

    慕云轻默不作声地看完了信里的内容,面沉如水道:“朕得知此事才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还严令不许对月熹透漏半句,到底是哪个蠢奴才写了这封信?人呢?”

    木蓝道:“夫人都吐血昏倒了,奴婢本无心理会那太监的,谁知他突然笑了起来,状如疯魔,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自裁了……”

    好啊!谋划的好啊!一把火烧了平南侯府,再用这封信将萧月熹的心提起来,就盼着她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病重身亡了是吧!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尸首呢?”慕云轻阴沉沉问道。木蓝连忙指了路。

    见过了那个小太监的尸首,慕云轻似乎心中有了数,转头问何通道:“口谕到底传出去没有?李然何时能进宫?”

    何通小心翼翼答道:“回皇上,李太医应该是快到了,要不您且再等等?”

    说话间,远处匆匆赶来一人,正是李然。

    此人难得地没有跟皇帝陛下扯些有的没的,许是看出慕云轻急了真的会咬人,便十分好脾气地直接进了寝殿为萧月熹诊脉。

    这一诊,他的面色变得有些微妙,好一会,他才喃喃自语道:“对啊!我怎么早没想到呢……郁结,散了就好啊!”

    他起身,回禀道:“回皇上,萧夫人眼下情况非但不凶险,反而有短期内痊愈的可能!”

    慕云轻深色一怔,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太医院院首也以为自己听错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上前去拉他,一边气急败坏地小声骂道:“你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真是什么大话都敢说啊你!不要脑袋了吗?”

    慕云轻却道:“既然李太医有办法,那萧夫人的病症就交给你了,治不好……你知道的。”

    李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感叹自己交友不慎。

    慕云轻又道:“你们既没办法,就别在朕跟前碍眼了,赶紧滚!”

    摒退了众人,慕云轻才正色道:“又是太后,她与凌岁寒合作不成便想着自己动手了!”

    李然一边拿出银针包,一边点头道:“从侯府走水她就设计好了,只等着侯府出事后赶忙把消息递到你家萧夫人跟前。太后肯定想不到,她会脆弱至此,一封信,还没等证实,她就能全盘相信。”

    李然在萧月熹头上几个穴位扎了针,转头看向慕云轻道:“身上还有几个穴位,你手不抖吧?”

    慕云轻静静地听他报完了穴位,惊诧道:“这可都是生死攸关的大穴,你……”他不懂医理,但习武之人对人体各个穴位还是很清楚的。

    李然漫不经心道:“所以我才问你手不抖吧?难不成你还指望我来?快别耽搁了,事出紧急,我们没空从阁中找个针法好又信得过的女医了!”

    少顷,李然退了出去,独留下慕云轻与萧月熹两人在寝殿之中

    慕云轻不止一次见过李然施针,可这东西看归看,看一千遍也不一定能保证自己就学会了。

    李然刚才问他手抖不抖时,他是不抖的,可这会儿,银针停在穴位上方不到半寸的位置,抖得异常厉害——稍有不慎,萧月熹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慕云轻闭了会儿眼,再睁开时,眼中恢复了该有的深邃与沉着,他微微吸了一口气,下针,位置正好。

    第二针,第三针……越往后,穴位越是紧要,慕云轻也越是紧张,可他还是强迫自己不能慌,不能出错……

    终于,最后一针安安稳稳地落在了该落的位置,他成功了!

    慕云轻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满眼期盼地盯着萧月熹看。尽管她一动不动,什么表情都没有,他却依旧看不够。

    他想那双禁闭的眸子能够睁开,能够闪烁晶亮的光芒。他想再听听她的声音,听她说话也好,骂人也好,反反复复叫着他的名字,喋喋不休地跟他说发生在六殿下身上的趣事……

    怎样都好,只要她能醒过来,能活蹦乱跳地在他眼前。

    “月熹……”慕云轻呢喃着,眼底再容不下其他。


上一章 下一章 妃同反响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