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相亲美女博士 > 相亲美女博士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8章结婚了!

正文 第8章结婚了!

    高漪涟猛的一怔,转身缓缓向着那个刚才对她说出诺言的男子,如有浩瀚星辰般的眼眸此时全是那张俊俏坚定的面庞,怔怔出神。直到屈谨言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她这才缓缓错开了视线。

    “好啊,好啊,有你这番话,我这心里啊,就又踏实了几分。”她干瘦枯槁的手掌抓着屈谨言的手又紧了几分,甚至让的他有了几分痛感,但看着那张慈眉善目蜡黄的面庞,相比于手,此时心里却更加刺痛。

    随即,她松开了紧紧抓着如同救命稻草般的屈谨言,转而对一旁的高漪灵道:“灵儿,快,还不敬你姐夫一杯。”

    陡然被叫,大家的目光一瞬间集中在了她身上,高漪灵不经有些局促,但还是红着脸站了起来,紧张道:“姐......姐夫我敬您一杯,祝您新婚快乐,幸福美满。”

    说完便是一口将手中揣着的白酒一口闷掉了,旋即却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小脸一时间又红了几分,惹的在场的众人一阵大笑。

    在敬了屈谨言后,张芬芳又接连让高漪灵和姐姐高漪涟以及屈春华夫妇相继走了一遍,这才放过几乎滴酒不沾的高漪灵。期间屈谨言建议用饮料代替酒意思意思就行了,但却被张芬芳断然拒绝了。

    “芬芳啊,现在孩子们证也领了,也算是在一起了,那这个酒席你看什么时候摆啊,你有什么建议没有?”高漪灵这个插曲过后,屈春华这才说出了今天真正意义上的问题。

    “结婚摆酒席,在我们那个时候,哪怕家里再窘迫也要办的风光,不过啊,现在的年轻人的思想啊,可不是我们以前那样墨守成规了。”张芬芳感叹道,看着高漪涟无奈的摇了摇头。

    闻言,屈春华向着高漪涟问道:“漪涟啊,你有什么建议?结婚摆酒席可是大事,只要你提出来,我们都尽量满足。”

    “春华阿......姑姑,我是没有要求的,也不建意去摆这个酒席,往后彼此间的相处如何,一个酒席或者说并不是一个仪式所能左右的。”

    她顿了顿,神情转而平淡:“再者说,这么多年来,我们母子三个相依为命,也没有什么来往的亲戚。”

    听到这里,屈春华也意识到了问题,要说没有亲戚是假,但这些年来,她们母子三个过的那么清贫,却从来没有亲戚接济过她们,别说接济了,就连走动看望都没有过,如果摆酒席的话,也确实没有叫的必要。

    如果是这么个情况的话,屈谨言这边同样也没有什么要叫的亲戚,至于她那个跑了路的亲妈屈春华早就已经不把她当人看了,这样一想,还别说,确实没有必要再去麻烦的办这个酒席了,关键这还是女方家的主意,男方自然也不想再破这个费。

    屈谨言可没想这个钱不钱的事,主要他对结婚这个繁琐的仪式同样不太感冒,他本身就不是个爱热闹的人,因此在这个事情上,他是举双手赞成的。

    屈春华有些迟疑,良久才出声道:“既然这样的话,孩子们都没有这个意思,那不摆就不摆吧。”

    说完她就站了起来,走到张芬芳跟前,拿出一个红包,便塞到了她的手心里:“这是我们谨言的彩礼,孝敬你的,一共十五万,不算多也不算少,但多少也算个心意,你收好。”

    然而她话音还没落下,塞在张芬芳红包里的卡就又被她从新给送了回来,只见她道:“你这是干嘛,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拿着这么多钱有什么用,留着给他们小两口吧,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见她这么说,屈春华不由得生气了,质问道:“芬芳你这是什么意思?酒席不摆就算了,这彩礼你也不要,怎么,你是看不起我们家,还是看不起谨言,觉得他没有能力,拿不出钱还是怎么的?”

    “春华嫂子哟,我不是这个意思哩,你误会我了。”张芬芳急忙道。

    屈春华依旧不依不饶,语气生硬道:“误会什么,娶妻嫁女,彩礼本就是不可或缺,酒不摆已经够委屈漪涟的了,这要是彩礼也不给,那我们岂不是成了白眼狼了吗?”

    “今天我话就放这里了,这个彩礼你不收也得收,我就丢在这里,你不要,我们也不会去拿,这待会被别人拿了去,我们也算是给了,丢了那也算你丢的了。”说着,屈春华完全不给张芬芳反驳的机会,直接把装有十五万的银行卡丢在了她身前的酒桌上,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张芬芳顿时左右不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无奈之下,只能将红包拾了起来,道:“那这钱我就先替他们小两口收着,这要是以后需要钱了,再来找我就是。”

    这顿饭整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更多的还是在聊家常,而话题的对象无疑是围绕着屈谨言和高漪涟这对新婚夫妇,其乐融融,很是愉快。

    最后因张芬芳身体为由,需要尽早休息,这才意犹未尽的起身离开了。

    让屈谨言有些意外的是,在结账的时候,服务员特地给他打了五折,这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直到要离开酒店时,一名中年男子,从餐厅外头正好与他们打了个正面,故作讶异与高漪涟恭维了几句,这时屈谨言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份,正是这家餐厅的老板。

    联想到刚才打五折的情景,这还真是巧了,看了看淡定的高漪涟,不经有些玩味。

    此时已经十一点多了,在姑姑屈春华的坚持下,屈谨言先开着自己的车送高漪涟一家先回。在车上,张芬芳对屈谨言很热情,一直与他攀谈着,一同与张芬芳坐在后头的高漪灵时不时也会出声说上两句,通过刚才的一顿饭下来,显然也渐渐对他熟络起来。

    反而本该对他最为亲近的高漪涟却是至始至终一言未语,坐在副驾驶座上如冰山上独自绽放的雪莲,高冷孤傲。

    高漪涟的家和姑姑屈春华的家差不多,都是那种放在以前还算富裕的房子,放在现在来说就属于淘汰,显的就相对困难的居民楼了。

    总共六楼,而她们家处于不高不矮的三楼,将三人送近屋里,也跟着进去坐了一会,看家里装修,都是十几年前的风格,该有的都有,以此便可以看出,以前这个家庭的状况还算是可以的,这一切的改变或许就是在家里那个唯一的男人倒下后,才走的下坡路吧。

    少许喝了口茶水后,屈谨言就以太晚为由,起身告辞,高漪涟起身一同下了楼,直到走到了车门口,似是看出了屈谨言所想,她平淡的声音响起道:“你先回去吧,这几天没什么空闲,你把地址给我,这是我手机号码,这周六我再收拾东西搬你那去。”

    屈谨言先是一怔,接着点了点头,道:“恩,到时候我来接你。”

    本来他就为这事一直忐忑着,特别是在走的那一刻,也一直没将心中的疑虑说出来,既然酒不摆了,又领了证,那今天岂不是大喜之日?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想到这她内心紧张又火热着,而恰好高漪涟又给他泼了盆冷水。

    目送着佳人进了楼道,看着手机上新存的号码,他一阵沉默,虽说已经结为夫妻了,但这也才刚留号码不是,手都没牵过,看来要想真正抱得美人归,任重而道远啊!

    根据通讯录,屈谨言又添加了高漪涟的微信,便不可避免的看见了微信上有几条未读信息。

    一个是备注着法海的,点进去一看,整整发了十多条:“兄弟啊,你丫踩狗屎了吧?”

    “卧槽,简直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妈的,枉我在家里头天天在街上闲逛,都没有发现这样的极品,居然让你个狗日的给供了。”

    “啊,老子好恨啊,没有这样的姑姑。”

    “喂,说句话啊。”

    “凉了?到底成没成啊?”

    “这周末休息出来聚聚,老子请客。”

    最后这一句看似很肉痛的留言,不经逗乐了屈谨言,这无疑是在铁公鸡背上拔毛啊。

    另一个未读信息是一个女子头像,点进去看了看,只见留言道:“干的不错啊,一个不留神你居然给老娘玩闪婚了,怎么?这该看的都看了,该玩的也玩了,就算怕我赖上你,你也不能随便找个老娘们就把自己给交代了吧?”

    看着这长长的留言信息,以及里头露骨大胆的言语,屈谨言已经见怪不怪了,笑着打字回道:“既然知道了,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信息发送完,他就打开车门上了车,旋即手机震动了起来,点开微信一看,是个红包,写着新婚快乐,夜夜笙歌。点击领取,是个封顶200的红包。

    就在他以为完了以后,又是一个红包发来,上面显示的是:擦边就射,一泻千里。

    末了领取,是个50块的包,加上上面那个包不就正好是250?

    “靠!”屈谨言忍不住爆粗口道。


上一章 下一章 相亲美女博士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