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亲爱的患者大人 > 亲爱的患者大人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章 清醒梦

正文 第1章 清醒梦

    我爱你,因为你能唤出,我最真的部分。

    我爱你,因为你穿越我心灵的旷野,如同阳光穿透水晶般容易,

    我的傻气,我的弱点,在你的目光里几乎不存在。

    ————罗伊·克里夫特《爱》

    庄严肃穆的法庭上,被告律师宋思明从辩护席后起身,面向法官出示手中的尸检证明,“法官先生,尸检报告上明确记录着被害人死亡时间是凌晨3点左右,这个时间距离他去我的当事人家中做客已经过去了5小时有余,并非食物中毒。”

    “死者的尸体是在家中被发现的,论嫌疑反倒是成女士更大,故此不足以证明被害人的死亡与我的当事人有关。”

    成书婷是被害李斌树的妻子,在这个案件中,她不只是受害方,更成了嫌疑人之一。

    案件诡异,旁听席上的一些人嘀咕起来,一时肃静不下来,辩方、检方都在翻看手中的文件,片刻之后,场面得以控制住。

    台上的法官清清嗓子,“检方有什么要陈述的吗?”

    “有!”一道干脆纯净的女声响起,她离开位置,走向庭审中央。

    一身黑色的职业女装,瘦身的长裤衬得双腿笔直修长,标准的女强人style。

    她留着精干的及耳黑色短发,几步走到中间,自信严肃的面孔让人不由得对这位女检察官忌惮几分。

    “我手里的这份是两个月前的商业报纸,上面最大的版面是被告在一场宴会上扬言要杀死李斌树,宴会结束当晚李斌树乘坐的商务车出了车祸。”

    她点到为止,间接证据虽不能证明犯罪事实及动机,不过若是有关联的间接证据便可以。

    “最关键的一点,成女士的证词中提到,被害人有长期失眠的毛病,因此会服用一种叫‘利眠宁’的药物,而在被害人去被告家中做客当晚确有饮酒。”

    “在乙醇的作用,药物会被人体加速吸收,同时减慢代谢速度,尸检报告明确显示药物成分在血液中的浓度极高,恰恰可以证明我的理论。”

    说完,她走到被告席前,双手撑在桌面上,桀骜不驯的目光掠过宋思明阴沉的正脸,后落在吴勒脸上。

    “此案的证物中有一个死者在您家中使用过的水杯,上面还检测到你的指纹,剩余的水中含有利眠宁的相关成分。”

    “酒精混杂药物会对大脑中枢神经系统先兴奋后抑制,造成中枢神经系统活动紊乱,可使患者出现昏迷、休克、死亡等,而死者显然是最后一种。”

    一席话落下,她利落挺起身面向法官,“法官先生,”清晰有力的声音响起,“以上是我的陈述,根据《刑法》第232条,我方主张判处被告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望法庭支持诉求。”

    ……

    晨光将整个世界照的清亮,阳光穿透清新的雾气,房间内一片清明,方淼从床上一挣而起,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冷汗,她盯着对面白色墙壁上的毛笔字画,眼神一眨不眨。

    方淼在床上呆坐了一阵,缓过神就下床收拾起来。

    刷牙、洗脸,不知过了多久,律所助理打来电话,方淼一只手抓着辫子,空出一只手摸索着手机,点了接通,开了免提。

    孟朝歌是为了工作来的,一开口就是案子:“方律师,请原谅我周日还要和你谈case,实在是这个委托人很急啊,十万火急的那种,非得今天上午见你一面。”

    方淼盯着化妆镜里用护肤品都遮不住的黑眼圈,欲哭无泪,“在连续两个月的高压工作下,我直觉要因公殉职了,好不容易抽时间去医院看病,不带这么整人的吧……”

    手机那头沉寂一瞬,接着沉声道:“淼,如果我告诉你这是个刑事案件,你……也不考虑一下吗?”

    闻言,方淼梳头发的动作一滞,整个人呆怔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孟朝歌也不等她回答,絮絮叨叨的说起来:“如果你实在不舒服的话,建议你去中医诊所看病,那里人少,治疗效果也好,相信我!”

    孟朝歌说的有板有眼,最后不忘补一句,“你这种严重失眠的情况,吃西药不治本,反而是中药还能调理身体。”

    “好,我知道了,上午10点安排一下我和委托人见面。”

    在她说话的功夫,方淼已经把辫子扎好了,考虑了一下便直奔就近的中医诊所。

    失眠挂的是内科,果然和孟朝歌说的一样,排队的人比那些综合性医院少太多。

    不一会儿就排到了方淼,进了诊室,入眼是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医生坐在那里,低头在纸上写着什么。

    高挺的鼻梁,剑眉飞扬,从正面看下巴尖尖的,带着一股大男孩未褪的稚气,侧面看的话,又有明显的下颌骨棱角,再配上那身白大褂,这样瞧着,更衬出他那清隽的气质。

    对方或许是察觉到了,面带微笑的抬首,冲着还愣在门口的方淼抬了抬下巴,示意她过来坐下,接着就问:“是哪里不舒服?”

    许是坐诊了太久,他一开口音色微哑,使得方淼耳膜一软,凭着定力回答:“作息不规律,严重失眠,差不多有一个月了。”

    听她说完情况,医生的脸不易察觉的沉了沉,“在这之前睡眠质量怎么样?”

    方淼单身撑着下巴,细细回忆:“以前无论累不累啊只要躺在床上,立刻就能睡着,近一个多月难以入眠,半夜睡着还会做噩梦,很容易醒。”

    医生目光扫过她眼底的黑眼圈,低沉醇厚的声音从方淼头顶传来:“专业角度来讲,你这种症状并非作息规律混乱造成的,属于神经衰弱性失眠。”

    “神经衰弱?”方淼大惊,一双澄澈的眼睛瞪的老大,七魄似乎也已经飞了一魄。

    听起来挺恐怖的,这种不应该是上了年纪的人才会有的症状吗?还是说她已经提前步入老年?

    她的反应把医生逗笑了,嘴角弧度上翘,很有感染力,“这种病症是大脑由于长期情绪紧张和精神压力使然,从而造成头痛、脑力疲劳、睡眠障碍等,其实说到底还是与心理因素有关。”

    他用专业的口吻笃定解释,说到最后,意味深长的看一眼方淼。

    方淼眨巴了两下眼睛,低低的叹了口气,放在桌下的手指搅动在一起,一时间无比烦躁,好在对方没有再多说下去,低下头动笔写着什么,多半是在开药方。

    “吃药期间就早点睡,睡不着也要躺在床上,身心放松,药效发挥也快。”他一边写一边言语叮嘱。

    想起刚才那道目光,方淼大话也不敢说,生怕一开口就暴-露了什么,心里总觉得这个医生有读心术。

    她坐在对面视线乱瞟,半天已经把医生再次仔细打量一遍,特别是那身合体的白大褂,活脱脱的制服诱-惑!

    唯有一点和外面来往的人不太一样,方淼视线从他胸前梭巡而过。

    为什么没有挂胸牌?

    几分钟后,一张药方推到她面前,医生简单交代:“拿着这个去收费处交费,然后去旁边的大药房抓药,先喝上一周看看效果。”

    方淼有些心虚的连连“嗯”声,拿着处方和病历本走出诊室,没出息的后背全是汗,想想这些年上法庭也没这么紧张过。

    她看了眼时间,顺势靠在墙上闭了闭眼睛,在心里安慰自己是她想多了,哪有什么一眼看穿,不过就是正常分析病情而已。

    平复好心绪,方淼抬脚正要走,却又耐不住好奇心猛地一回头,本想偷瞄一眼,却冷不丁的撞上了什么人。

    “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等方淼从这突如其来的撞击中回过神来,一道男声从她头顶传来,还带着一股慵懒的逗趣语气?

    她连忙正色,在他眼前晃了晃处方,一本正经地回复:“咳!那个……我就是想问问这药方上面的药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医生先是瞥了眼药方,转而又将视线挪到方淼脸上,跟着身体斜靠在门框上,就这样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她,直到方淼抬手虛掩住眉眼,他才漾开个淡淡的笑来。

    “如果有问题,你也可以再来这里找我。”

    “啊?”方淼不轻不重的呼声。

    见状,医生耐心解释:“我的意思是,药方上的药大都药性温和,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如果你还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可以随时来问诊。”

    方淼这才点点头,本来也不是有心要问的,勉强应付过去,她就扯了个笑容,迈着小碎步赶忙跑开了。

    身后,医生似乎是在笑,唇角微微勾起,这一上午的坐诊虽是不枯燥……可是……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见他笑得更是如沐春风了。

    另一边,方淼抓了药,开着车奔去了事务所。

    事务所内设有专门的委托人接待室,方淼去的时候,孟朝歌已经等在那里了,旁边还坐着一个中年妇女,一头黑色的短发不经打理乱糟糟的,看着更有点“枯黄”。

    今天的方淼没有穿一贯上班时的职业装,浅色薄款风衣下配一条蓝色束身牛仔裤,风风火火很有气势的样子。

    三人坐定,中年女人就谈起了她要委托的案子,方淼听得认真,随着深入了解,漂亮的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

    了解完案件全部细节已经是中午了,送走了委托人,方淼赶紧开车回家,到家叫了外卖就开始煎药。

    原本煎1剂变成了煎3剂,防止明天忙起来耽误治疗进度。

    1剂药分两次服用,听从医生的话,晚上方淼早早躺上-床,一如既往毫无睡意,辗转反侧想白天的案子,也许是那药真的忒管用,想了一半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方淼是被手机里定好的闹钟叫醒的,没等睁开眼睛,她下意识扭了扭脖子,下一瞬骨头错位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脖颈后应声传来颈椎断裂的疼痛感。

    方淼闷哼一声,半睁着眼睛挣扎起身,毫无防备身体向侧面倒去,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袭遍四肢百骸的痛感让她瞬间清醒,她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情况。

    茶几、电视、沙发,旁边还堆着名牌购物袋,为什么又是在客厅?昨晚不是在卧室睡的吗?床呢?!

    方淼倒吸了一口凉气,“我这梦游症是没完没了了吗……”她愤愤道,捂着脖子从地上爬起来,刚拿起黑屏的手机又愣住了!

    画眼线,佩戴黑色锁骨链,一身偏向男性的穿衣打扮,这……是她吗?

    以前不是没有过客厅醒来的例子,只当是梦游,可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下一章 亲爱的患者大人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