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白衣逍遥行 > 白衣逍遥行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生离死别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生离死别

    长云知道,二哥已经变了,变得与从前不一样了,从前的冷酷无情倒不像是一个有着七情六

    yu的人,如今,反倒是多了些人情味儿,但总是觉得,这与他很不符。

    从前的二哥,别人不可接近,他却觉得格外的亲近,这大概是由于,只有那样他们才是一家人,而且是性格相似的一家人。

    如今,乔长风这突如其来的改变都让乔长云措手不及,他看在眼里,他怕有一日,他会离开这里。“听闻,有一女姿色甚美,与大夫情意相通,多年交好。只是去年,此女被李刺史看中,一朝选在身边。”

    乔长风笑了,这种事情也是见怪不怪了,只是堂堂神医,竟然也会记恨这种事情。“没想到,还有这些缘由。”

    “红颜祸水,此话从来不假。”乔长云面色深沉的说。“二哥,此去执行任务,小心自己。”长云说着走了,也没有回头。

    长风心中还记挂着白清颜,然而,现在自己又没有空去看她,希望李复能够好好的照顾她。也不知道她求剑如何了,也不知道她的功夫长进的如何了。

    他不能够帮助她,他护不住她一生,只有她自己强大起来才行。这些他都明白,比谁都明白。

    乔长风转身回房,这就准备收拾东西出发了,一把长剑,一些碎银子。再换上自己的一袭黑衣,即刻去马厩取马。

    乔长安也准备好了一切,乔长云在路边相送,目送着他远去。想不明白为什么,从来不怎么让他出门。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也只能待在家里徒劳的等待着消息。

    等着就等着吧!希望可以等来好消息。

    白林川这里已经是心乱如麻,他虽然找到了小桃,但是却不知道怎么样去面对她。她早就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每次他打开锁去给她送药,她都是别过脸,不愿意看他一眼。

    他无声的叹息,在她的房间外面,几度犹豫都不敢踏入,他找到了她,把她留在了自己的身边,可是在她看来,这无疑又是另一种惩罚,一种囚禁。

    白浅夕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今日就走,看到小桃她就知道她输了,她从未见他如此的对一个女生,他从前对清颜也挺好,可那又是另一种情况了。

    他看她的眼神,给她涂药的样子,是他的脸上从未出现的关心和温暖。从前她羡慕白清颜可以得到他的爱,可是现在,看到这个叫小桃的女孩子,她甚至连羡慕的资格都没有了。

    说到底,她有算什么呢!有什么资格!何况,他也一直想赶她走……

    她端着饭,向白林川的房间走去,最后一次为他做饭了,以后,会有另一个人为他做饭,为他打理很多事情。重要的是,他们都很开心。

    她今天做的很丰盛,都是他喜欢的,而且,是两份,自从小桃来了之后,她每次做饭都会做两份,白林川不说什么,理所当然的觉得这些事情都是她应该做的。今天她不能不过来辞行,尽管他可能一点也不在乎。

    只是,每次白林川从小桃的房间里拿出没怎么动过的饭菜给她后,她总会在心里觉得难受,不知道为什么她从来不吃。也许是自己做的实在是不怎么好吃吧!

    这一次,她把饭端到了白林川房子前,正准备进去,无意之中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白林川不喜欢在有人的时候她闯进去送饭,而且,也不喜欢她打扰。她端着饭在门前,准备等那人说完之后再进去送饭。

    她听到白林川在说话。里面还有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在商量什么重要的事情。她靠在门前,本来不打算打听这些乱七八糟的江湖琐事。

    可是,听到小桃的名字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愣住了,不自觉的就将身体往门边靠了靠,竖起了耳朵。

    “她的外伤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还需要稍作休养。她不吃饭,身体很虚弱。掌门,这样对她养伤很不利。”白浅夕听出,这是白林川的大夫的声音。

    “我也希望她能够吃些饭,可是,她性子倔,又对我有很深的仇恨,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白林川说完这话深深地叹了口气,这口气透出深深地无奈和心痛。白浅夕听在耳里,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我知道,有个地方有一种可以忘却记忆的药,吃了之后就能够将前尘往事都忘却。”那位大夫说。

    白林川迟疑了一会儿,前尘往事,是现在,也是从前,那岂不是连那些共同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珍贵的记忆也都一并忘却了。他很犹豫,但这些都不及现在的心乱。

    “这种药,副作用很大吧!何况,我听说,这种药已经很少了!”

    “副作用是有一些,会偶尔头痛,还会时常感到困乏。只是,副作用不大,而且是因人而异。”

    白浅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要给小桃吃忘却记忆的药呢?只听那大夫问了问白林川,白林川摆了摆手,决定不采取这种办法。

    他早就听说,这种药的副作用很大,何况,小桃现在身体本来就很虚弱,更是不能因为想让她接受自己就给她吃这种药。

    大夫轻轻的退出去,白浅夕进去的时候,白林川还是一脸的纠结,看得出来,他的心里其实也根本没有那么的排斥这种药。白浅夕将饭放下,想要辞行的话却迟迟说不出口。

    她看了看白林川,那人背对着她,她知道,他一定是知道她来了,可是他不曾转头看她一眼,未曾有丝毫的情分。甚至,一点点的感激也都没有。

    她转身,却没有回房,而是去了那位大夫的房间。中途,她找来了一位弟子,问了问白林川和小桃的事情。

    听完后,她感到心中一震,她不愿看他如此的受苦,如果她真的要走,那也是在她确定好他会幸福以后。而且必须是没有了她,他会更加的幸福。

    现在看来,却显然不是这样的,她必须为他做些什么,她不能够看着他在纠结在痛苦。至于她自己,都没什么了。

    白浅夕一路向前走,没有回头。

    白林川将饭送进小桃的房间,小桃这时候仍旧是背对着他,没有看他,甚至是不屑于看他。

    “小桃,”白林川将饭放下,轻轻的唤她,“吃点东西吧,这些都是你小时候很喜欢吃的。”

    黑衣女子不说话,她自是有代号,心底里不愿意承认小桃是她的名字。她也不看那饭一眼,尽管肚子叫嚣着。

    “小桃,我知道你恨我。”白林川凑过去,想对着她的脸,她的眼睛说,仿佛这样才显得虔诚。“虽然过去你已经忘却了,但,在我的心里你仍然和过去一样的重要。”

    “前尘往事,何必再提。”小桃转过脸去,对上白林川的眸子,一脸的倔强。“何况,我从来就不记得,也不愿意记得。”

    “小桃……我找了你很多年。”白林川说。说着,他将刚才拿出来的药箱打开,想去帮她换药。

    她没有不安的do

    g,眸子里却多了几分恨意,看他将她的伤口处的衣衫褪去,小心的将药涂抹在她的身上。微凉的触感,灼烧般的痛意。

    白林川却是乐在其中,但也生怕伤口会疼,小心的擦药,却突然的感受到一阵痛,痛来自腰腹,低头去看,血已经染红了自己的衣服。

    拿着刀子的手却不曾有丝毫的颤抖,生生的又往里面chuo了进去,白林川没有反抗,只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眸子里的温柔散开的不成样子,像越飘越远的香水味。

    女子见他也不反抗,瞬间也有些愣住了,拿刀的手迅速使力,将刀从他的体内抽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chuo向了自己,用力之猛,使她从喉间吐出一口血来。

    白林川一手捂住伤口,血从伤口处指缝之间流出来,但看到小桃刺向自己的时候,他彻底的崩溃了。

    世界因此倒塌。

    不必再说,没有你我该怎么活,这些年你没在身边,我似乎也活的可以,孤寂是孤寂了点。可是,那都是因为我知道有一日我们会重逢。

    谁都不会想到,重逢时,是这种情境。以后,他怎么活,这个世界他怎么一个人走。

    他不顾伤口里喷涌而出的鲜血,抱起从床上快要滚落下来的孱弱的女子,冲出屋门,一路跌跌撞撞的到大夫那里。

    他什么都顾不得了,他可以死,可以魂飞魄散,他甚至不在乎自己究竟是不是要将她留在身边。

    放她回去也好,她杀了自己也罢,都不允许她就这样要死在他的面前。怎么可以,这十几年,他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找寻。

    他是喜爱名利,可那些与她想比又算得了什么,无所谓啊。他几乎是滚下了楼梯,但她还是在他的怀里。他始终死死的抱住她。他怕她冷,又怕她热,最怕的是她离开他。

    她不明白,她又怎么会明白呢!她如此的折磨他。他却是心甘情愿的被她折磨啊!

    怀中的人,口中的鲜血已经落到了衣服上,像极了一朵妖冶的彼岸花,那是黄泉路上最美丽的花。她的眼睛紧紧的闭着,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她在他的怀里颠簸着,血一刻也不曾停的流。

    他紧紧的抱住她,时间仿佛静止,好像这世界上只有他一直生活在密封的空气之中,经过的地方,看见他的人都是一脸的惊恐。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她对他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他终于看到了大夫的门,这时候,他已经由于血流不止,精疲力竭而倒在了门口,她也随着倒在地上。看了看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好眼熟啊!

    突然头痛欲裂。她却没有力气去管,很多事情突然的浮现脑海。她虚弱无力,却还是趁着记忆还在的时候下意识的叫了声“林川。”

    声音太小。

    细纹一般,他已经昏过去,什么都不曾听到。

    昏昏沉沉。


上一章 下一章 白衣逍遥行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