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白衣逍遥行 > 白衣逍遥行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护不了她周全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护不了她周全

    李复不再说话,心里吞着一口气。但也无力再与乔长风做口舌之争,他心里也知道,这些都是没有什么用处得,但说出来至少可以试探一下乔长风得反应。作为一个专业得杀手,他很出色,但李复无意夸赞。

    练完剑得白清颜见两个人沉默着,气氛尴尬,也就不怎么说话,这些日子,李复得怀疑让大家的心里都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云,怎么都挥之不去。

    不用说,大家都产生了信任危机,白清颜本来对乔长风的一点点建立起来的信任就快要土崩瓦解了。因为她确实是见过穿着一身黑衣服的李复,那黑衣服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少爷会穿的衣服。

    一天下来的沉默,虽然大家心里都很压抑,但谁也不去捅破这些事情。仿佛是要抓住这片刻的和谐,但也不过是貌合神离罢了。李复在没有找到暗龙派的根底之前是不会跟乔长风撕破脸皮的,而且,这些日子他也没有发现乔长风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

    除了他接近白清颜以外,那可能是由于他喜欢白清颜,他是看得出来的,那种隐忍的喜欢,正如他和牧歌一样的。

    一直到晚上,三个人还仍然是沉默的相对,连吃饭都没有怎么说话,夜色渐渐的浓了,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温如卿想偷偷的溜出去看望白清颜。他这几天都被父母盯着用功读书,很是烦闷,连他想要过来看望白清颜都没有机会。

    一直到刚才,他用功的背下了父亲让背的所有的内容,这才有机会可以来看望白清颜。他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到师父了,甚至都有点想念寒月了,不知道师父最近怎么样了,自从那次大病初愈之后,师父就气色好了很多。

    不知道这么多天都没有见了,师父会不会想念他呢!他心里忐忑又激动,一下子撞在了迎面走来的那人的身上。坚硬的肩膀,来人一甩袖子,冷哼了一声。似乎正是过来拦截他的。“你这跌跌撞撞的又是准备去哪里。”

    温如卿抬头,一撇那人寒冷的严厉的眸子,忙的低起了头,感受到一阵毛骨悚然,甚至声音都有些颤抖了,“父亲,我这是准备去见客了。”

    “我才让你背完书,你就这么着急的去见你师父,看来你师父在你心里的地位不低啊!以前也从未见你如此的尊敬与我。怎么,如今有了师父就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吗?”那人怒目圆睁,仿佛是想起了某些令人生气的往事。

    “父亲……”温如卿无力的叫了一声,似乎是提示他不要再说下去了。怎么,父亲是觉得我不尊敬你吗?那你又何尝尊敬过我?似乎已经是不可再提起了。但回忆却是越来越近了。

    “怎么,如今你带一个外人来家里,就不和我只会一声吗?你的眼睛里究竟有没有我这个父亲!究竟有没有这个家!”那男子咄咄逼人的语气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啊!尤其是对自己,这温家几百口人,无论是嫡出还是庶出,他都从不曾如此的语气与他们讲话。

    唯独对他,只有这一种语气。唯独对他,是个例外。温如卿无力反驳,但是他真的是受够了。仿佛这些年,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父爱一样的。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究竟是什么样的,他觉得残暴无礼,别人却都觉得和蔼可亲。只不过是他没有见过罢了,所以不能够理解。

    “我与父亲提起过,可父亲不允。所以我去问了母亲,母亲让我自便。”温如卿低着身子回答,仿佛他永远比自己的父亲矮一截似的,可是他的父亲并不高,不足六尺,而他与父亲却不知道差多少,因为从来没有并肩站立在一起过。

    “你倒是说得好听!我又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去问过她,她一向可怜你,自然会偏向你。你从前做错过许多事情也就罢了,如今,你一定要把你师父还有这一群来路不明的人都给我从温家赶出去,否则,我就请人来让他们出去。”

    做过许多错事?温如卿是一件也不记得,不,是一件也没有做错过。罢了,他每次说罢了又有哪一次真的罢了呢?温如卿在心里苦笑,说不出话来。

    “父亲从小教导尊师敬长,如卿一直谨记于心,不敢有丝毫违背。如今既然已经拜她为师,自然不会做出这种没有修养的事情。还望父亲成全。”温如卿说,话语里不卑不亢。

    谁料听了这话是更加的动怒了,迎面一脚冲着温如卿踢了过来,温如卿是来不及闪躲的,结结实实的承受了,被踢的地方隐隐的痛,为什么每一次都要踢在同一个地方,为什么那些事情明明与他无关,却是一次一次的被记恨,被翻旧账到如今。

    他的父亲,是个武夫。他没有见过他上战场杀敌的威风的样子,尽管大家都夸赞他。他每一次领会到他的功力高强的时候,都是在被打了的时候。说来实在讽刺。温如卿踉跄着,倒在了坚硬的石头上。

    “我成全你,谁来成全我!你知不知道,现在满街的人都在追杀你的师父,你知不知道布衣派的威胁信都已经送到我的书房里了!你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结交奸邪之徒,你平白无故的就藏匿江湖败类!”那人气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就没有想过会因此招致祸患吗?你就不顾及整个温家的兴衰灭亡吗?你要是想认什么师父,觉得新奇好玩,就算你像从前那样到处乱跑寻找什么古籍古剑也好,我都可以答应你,你快把你的来路不明的师父给我赶走。从此划清界限!”那人气的一只胳膊一只手直直的指着他,手都颤抖了。

    “父亲,你欺我,骂我,辱我,瞧不起我,都无所谓,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只是如今,唯有这件事我不能够答应你。而且,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你!”温如卿忍痛艰难的站起身,甚至无力去拍掉身上的灰尘。

    “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那人大怒,一甩衣袖,转身就走,看方向就是去白清颜的房间的方向。不顾恩情,无情无义,只考虑自己的安危的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他能够做的出来了。

    温如卿忍着痛往前跑,双手一撑就拦住了他父亲的去路,他的身形很单薄,十一二岁的一个少年啊!虽然没有温润如玉,可也是温柔正义的啊!这瘦小的身形,毫不畏惧自己父亲的用力一踢,他不能够看着自己的师父就这样被赶出去。

    “温如卿,你这个逆子!你当真要这样吗?好,是你自己找死!”那人气的青筋暴露,似乎要将这么多年的新仇旧恨一并的算干净。

    “如卿早晚是要死的,父亲,如卿就算自己不找死,父亲也不会愿意看见如卿活着吧!”温如卿自觉情势不妙,这才敢吐露心声。

    那人的脚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踢了过来,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么多年似乎是都已经养成了一种惯性。温如卿从来不躲,他倒下去,这一脚踢得真的狠,他能感觉到自己倒下去的时候脑子一震。

    “如卿!”白清颜本来由于白天的事情心情不好,于是晚上睡不着就打算出来转一转,顺便过来看一看温如卿,却听见了这边的谈话声,过来一看,自己最心爱的徒弟倒在了地上,而且是被人踹了一脚。

    白清颜担忧的跑了过来扶起了受了重伤的小徒弟,瞪着眼睛看温如卿的父亲,他早就认出了白清颜,也是瞪着眼睛看白清颜。

    “师父,你怎么来了?我刚准备去找你的。我没事,只是犯了点错误惹怒了父亲被父亲惩罚,师父,你先回去吧!过些时候我再去找你。”温如卿被踹了一脚,说话都有些吃力了,用手捂住自己被踹的地方。这种场面,他是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师父看到,不然,以师父的性子,她又会自责不已了。

    白清颜担忧的皱起了眉头,根据她的观察,这根本就不像是小事,而且他伤的很重。白清颜方才也依稀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是绝对不会放手不管的。

    “你来的正好!白清颜,我们温家不欢迎你!”那人粗鲁的语气着实看不出来是个大户人家的出身。

    “我明天就走。”白清颜稍稍的愣住了,可是很快就明白了,原来之前让他们过来住都是温如卿一个人的主意,如今,自己被那么多人追杀,自然是怕引火烧身,所以就要赶她们走了。

    大师兄的伤才刚刚好,二师兄也是需要休息,如今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只是当初以为不会连累到如卿,如今却又害的他受苦受累。

    “不,今晚就走吧!以免夜长梦多。”那人嘴里吐出冰冷的语句,一字一句却是掷地有声,不容辩驳。

    温如卿一下子楞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白清颜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白衣逍遥行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