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白衣逍遥行 > 白衣逍遥行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白楚离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言语来安慰白江辞。白轻颜和白初仲也是过来安慰她。可是白将此明显是情绪有些崩溃了,竟然在那里哭了半个多时辰。

    几个人将他扶到桌前坐下,他这才止住了哭泣。“抽烟都怪师兄没有保护好你。青岩你也是都怪尺寸,当初没有保护好你。”

    听了这话,白清颜和白处理的心里很难受。当然他也想跟白初中说,都怪自己当初没有保护好她,可是这话他已经跟白书忠说了好多好多次了,排出中已经说过了,他不想再听了。

    如果要白将此保护他的话,那还是算了吧,他宁愿一辈子保护着白将此就够了。三个人坐在桌前。想起过往的一些事情,竟然觉得像是历历在目一样的。但没想到时过境迁,如今都已经这么久过去了。

    涪陵过来为他们炒了几盘下酒菜,又拿来了一壶浊酒。有些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暗暗的藏在心里,几个人喝酒好像又回到了当初第一次喝酒时候的样子。可是谁都知道过去已经试过了,去了是永远都追不回来的了。

    可是没有关系,尽管过去过去了,可是现在还在啊,几个人还是像少年一样那样的坐在一起喝着酒啊。他们还可以唱摇心,使他们还能够这样一起喝酒的机会还多的很呐。人生这么长。

    白心妍突然想起自己的苦命的师傅。“不如过些时候我们去看看师傅吧。”

    这句话更是触动了他们的伤心,但是几个人都没有在那么的哭泣了。而是努力隐忍着自己压抑了很久的情绪都非常痛快的说了句去一起去。好在这地方离白岩的墓碑并不是很远,七个人坐了马车就赶到了。

    酒并没有喝太多,但总感觉像是醉了一样的。白清源的头脑昏昏沉沉的,一直等到到了白岩的墓碑旁边,他才觉得清醒了过来。看见那墓碑整个人感觉。所有的伤心往事都浮现在脑海。

    当初当初自己千不该万不该,

    几个人并没有带酒来,因为白银平日里并没有那么的爱喝酒。都把酒给了白岩旁边的那一座墓碑,那是沐秋的墓碑。暮秋的尸体并没有被运回来,但是后来白清颜为他建了一座一观众。当然这些一关都是从白衣派那里弄来的。

    想起当初的快乐时光真的是太短暂了。如今几个人都已经各自怀揣了各自的心事,各自走上了各自的道路。

    “师傅若是知道我如今已经起了见到更喜欢的姑娘,一起过上了耕种的生活,想必心里会不开心吧。”回去的路上,白将词有些悲伤的说。

    事实上谁又能够完全的干涉谁的决定呢?他想做什么事情全然都是由自己决定的呀。

    “也许会吧,我也很好奇为何师兄为了爱情就放弃了自己的理想。”白薯应用自己混种沙哑的嗓音说。“师兄,也许在你我的心中这些东西的分量都不一样吧。”不过他又在心里想,好在自己并没有把爱情看的看的太过重要。若是白浅兮没有死的话,那么他也愿意为了白千玺做一切的事情,甚至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可是如今他已经死了。白处了一瞬间就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爱情,所有的爱情都已经不再与她有关。他说关心的是另一些事情。比如说他要在这江湖上,惩奸除恶,比如说他只想一个人归隐山林。比如说他其实很想为白迁西建一个房子。

    “是啊,我也觉得师傅也许不会同意的。当初带我们上山费劲了周折,又苦苦地教我们学会了功夫,一定不会是为了让我们就这样放弃,然后再去种田的。想来想去真是辜负了师傅的一片苦心啊!”白江辞有些歉疚地说。

    当初他还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练剑,将来有一日行走江湖,也可以像师傅那样。这些事情他都是和白出众说过的,摆出中当然也是这样想的。

    谁想到时过境迁,上天竟然给他安排了更好的东西,那就是让他遇见了弗林。爱情有时候真的不是一件多么高大上的事情啊!可是在白庄子的眼里,他爱一个人,他必须就要为这个人付出一切。

    白银会生气吗?其实他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虽然说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可是在他的心里,白岩是他的师父也是他的父亲啊。一日如实终身如父。更何况他清清楚楚地记得白岩当初带她上山的时候,问他这一生的理想是什么的时候,他就说是仗剑走天涯,惩奸除恶。

    白夜问他。这理想是你心中所想吗?他轻轻地点了点头,虽然那个时候他还笑,但心里却是无比的坚定的。白银又问他这一向真的是你心中真正的想要吗?他又点了点头。小的机灵的,发亮的眼睛闪了闪光。仿佛是看见了希望一样的。

    白岩微微笑着扶他起来。“你既然记得你今日所说,那么你这一生都要为之奋斗,这才是你真正心中所想的东西。你可会永远的记得。”白江辞又点了点头,笑着看向白眼。“我会记得的。”

    白岩看着他经营的模样,不禁有些心疼。然后又开口的说道。“若是有一日你发现这个世界上比这个东西还更好的东西呢,那是你更加想要的东西,那么你会愿意放弃这个东西是追求更好的东西吗?”

    那时候的白银大概是在想自己把自己当初不也是那样一个想要仗剑走天涯的白衣少年郎嘛,后来仍然是为情所控。不得善终。

    年少的白江辞缓缓地犹豫了,没有那么毫不犹豫的点头。但是想了一想,除了这些事情还有什么事情是好玩的呢?“师傅我会的,我会努力坚持自己的梦想的。”

    白岩点头笑着看了看他。不知道是在笑,他太过年轻,有很多事情还不大明白,还是在笑,他如此的固执又坚持。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师兄怎么会呢?师傅怎么会怪你呢?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啊,只要是你做到了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完成了自己想要完成的目标,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是否一定会为你高兴的啊!”白庆炎最是了解白眼她安慰着白江辞。

    “希望如你所说师傅不会怪我。不过师傅应该会为你感到欣慰吧,你如今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着自己的理想。”白浆池似乎是有些羡慕的,跟白沁妍说。

    白清源笑了笑是的吗?他这么长时间以来都在坚持自己的理想吗?可是为师傅报仇,这也算吗?算是在完成别人的理想吧。其实他只是很普通的一个人罢了,他的理想只是可以逍遥自在的过过生活罢了。

    其实他还有一个理想。那就是找到一个所爱的人,执手一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不如我们就趁这个机会去白一派坐一坐吧,去看一看师叔如今怎么样了。”白楚离提议道。刚刚那个话题他很不喜欢,因为他如今也没有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甚至她连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权利都已经没有了,所以他急着岔开话题,不想再说那些伤心的事情。

    众人觉得这样也好,反正现在都已经走了这么远了,顺便再去白衣派看一看吧。可是心中又有疑惑,为何当初白琳穿上位置时,白兰并没有说些什么呢?当然只是白处理有这个疑惑,其他的人似乎看起来都很开心的样子。

    毕竟大仇得报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都没有白费,所以说开心也是正常的。可是现在开心真的正常吗?总是觉得事情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清楚是哪里没有办法,只能先慢慢的观察了。

    还是像从前一样几个人还是顺着从前的路走过去,还是要做那一坐船?可是那一艘小船早就已经没有了,怕是已经被白林川给毁了吧?现在有的是一座非常豪华的大船,是之前白林川在位的时候他自己打造的大船。

    据说他当掌门人的时候并没有下山过几次,所以这艘船他也根本就没有做过几次,如今看来都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了。白清妍走上去甚至有点微微的不习惯,从前都是自己乘船,这一次却坐在豪华无比的船上等着别人来称,心里不知道该怎么是开心还是难过。毕竟时过境迁,今非昔比了。

    就像前一段时间他回来摆一派还要偷偷摸摸的,不能够被任何人的发现。如今他却已经不再害怕了,而是可以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带着自己的师兄弟朋友们过来了。

    怎么说也算是一种好的变化吧,百姓严在心理上。“话说第一次做这种船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呢,没想到那白银川如此的会折腾。”

    “那是自然,他既然想要权利,当然就是为了享受舒适和待遇好的待遇呀!不过如今竟然我们坐上了这艘船,真是不可思议,不过我还是喜欢当初我们一群人一起撑着船的样子。”白林传说。

    是啊,当初多么美好,虽然没有人替他们撑船,虽然他们自己要劳力的撑船,可是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时光就过去了,多么的好啊!

    如今终究是不能和从前在比了。再比也不过是徒劳增加伤感罢了。白青岩起身去窗户边眺望着远方的美景,山还是从前的那座山,还是一样的静默无言,水还是从前一样的水,一样的秀丽平静。

    而他们这一群人也仍然是从前的那一群人,虽然经历了一些沧桑,虽然经历了一些磨难,但如今都顽强的挺过来了不是吗?反倒是像一群远归的客人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一般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

    但是又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陌生的感觉,大概是因为这一年来没有回去,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而这里已经被白林川所污染了。

    他从前对这个地方谈不上喜欢,因为这是束缚他的地方,他在这里要每天努力的练功,要博取师傅的喜欢,他不想让师傅对他失望。可是如今他一回来,他竟然觉得这个地方是真的很好,很好好到他都不愿意再走了。

    若是这么大的一个地方没有住那么多的地址就好了。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尤其是一些很少认识的人的地方。扭头去看几位师兄,他们个个也都是感伤的模样。

    “师傅若是看到如今这个镜框一定会很开心的。”百强词说。自从他和浮云成了家,放弃了自己仗剑走天涯的梦想之后,就一直在心里对白岩怀着一种愧疚之情,什么事情都会先想到他。

    是啊,若是他在该多好啊,若是还是从前那样该多好呀!不知不觉间传就已经缓缓地过了山。这从前被白清颜深恶痛绝的痛觉的几百集梯子,如今还屹立在那里,他一看就感觉头晕眼花,实在是不想往上走。

    而且那阶梯上还铺上了层层的金黄色的板砖。从前不过是玉色的砖罢了,白银那么低调那么冷的一个人,自然是不会用上这样鲜艳明丽的颜色。这种事情一看就是白银川做出来的。只是如今白兰才上位不久,所以说还没来得及改变,把几个人在心里这样想着。

    今天实在是冒昧前来还没有跟白银说一声,不知道他如今在哪里亲上了阶梯,也没发现一个地址。一直走进内院,看见了书房,才发现那里站着一个弟子正在打盹。

    白婧妍上去对他微微一笑。“你们掌门人如今可在你跟她说有客人来了。”

    那弟子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看见来了几个人忙的吓得跑进了出书房,跟白兰说有人来了。白兰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对弟子这副模样十分的不喜欢。

    正想要想个办法来惩罚他,却突然听说是外面有客人来了,你是不好动怒。可是这个时候会是谁来呢?真是奇怪。他如今还要处理一些十分重要的事情呢,竟然有人过来打断。


上一章 下一章 白衣逍遥行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