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遮丑布 > 遮丑布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更多得为什么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更多得为什么

    “你记不记得这位见习魂使救治李成玉的场景,她掏出一罐喷雾剂,让李成玉全身的伤口彻底愈合了,而没有留下疤痕。”大方指了指一边的塞西问道。

    廖不凡点了点头,而刺耳的见习二字,让塞西感到非常之不快。

    “这个女患者的伤口却很明显。”大方道。

    “说不定这位魂使姑娘,没来得及给她喷呗。。。这能证明什么?对了她当时,肯定要急着去追那个变态的摩罗族,只能做些应急的处理呗,比如挥手发道圣光什么的。”廖不凡反驳道。

    然后他还把目光投向了塞西莉亚,以求证实他的猜测。

    通过廖不凡的话,倒也能从侧面了解到,似乎廖不凡最近对这种超自然现象,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想象力,面对案情猜测能说出“比如挥手发道圣光”这种话来,在以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塞西点头道:“当时我确实只来得及给她初步的急救,就去追那个摩罗族了,而返回时她已经不在,被人救去了医院,所以我没有再去确认。”

    大方没有去赞叹廖不凡的想象力,也没有接着塞西的话,而是反问廖不凡道:“那么你还记得那些被害人的伤口么?她们的伤口流出的血液都是呈现出黑色的,而李宏更是如此。”

    廖不凡似乎还是不同意,摇头道:“那些人毕竟已经死了,活着和死掉从来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状态,不能越过这个根本性问题,去断定幸存者和摩罗族有关联。”

    看到廖不凡似乎在对抗大方,塞西直接站到了他那一边道:“确实不能推断,生与死有着本质区别。”

    “那么被摩罗族攻击的普通人,是不是必然会感染魔氏综合症?”大方突然有些不快的对塞西莉亚问道。

    “哼。是的,不过不是马上就会出现症状。”塞西显得非常不开心,将头转向一边。

    雪莉在边上看到一贯强势的姐姐现在这种样子,忍不住偷偷得捂嘴暗笑。

    廖不凡听到塞西的回答,也沉默了,既然是必然会感染,那么当时不流黑血的女幸存者,就肯定是被附体了。

    但是廖不凡突然反应了过来,大叫道:“不对不对,你这完全不对,你得到魂使姑娘的回答之前,自己都不能百分百确认这点吧?那你当时凭什么就能这么断定呢?你这不是事后诸葛亮么你。不能这么断案!”

    廖不凡非常不满大方的敷衍,而塞西则觉得胜利的希望就在眼前,而如果此时王辰在场的话,一定会双眼放光,觉得打生出来就没见过的,大方教授被驳倒的场面,要出现啦!

    大方则轻松问道:“那李成玉呢?你记不记得,塞西莉亚对躺在地上的李成玉治疗时,他身上流出的血液也是呈现出黑色的,这情形和在杨钰逃出去之后,我们去病房见到的幸存者,几乎一样。”

    这话让廖不凡再一次陷入了思考,他同意了大方的话,这点确实证明了被附身的李成玉和这个被附身的幸存者的共同点。

    但,廖不凡很快又叫到:“还是不对,你怎么一直在偷换时间概念!”

    大方闻言静静看着廖不凡。

    廖不凡可不是王辰,他对大方是只敬不畏的,廖不凡瞪大双眼,大声问道:“这个幸存者身体出现黑色的时候,显然应该是那个摩罗族从她身上转移到杨钰身上,从而抛弃这具身体开始,但白天面对李成玉时,我们根本不知道幸存者的情况,她这副模样是我们两个之后才一起看到的,这不还是同样的问题么?你凭什么能够不见幸存者之前就断定?这不还是事后诸葛亮么?”

    塞西也点头赞同廖不凡的话,又一次帮道:“被摩罗族附身时确实无法显示摩罗感染症的症状,所以黑色血液和黑色伤口,必然是摩罗族离体之后,才会出现的。”

    大方还是静静的看着廖不凡,眼中似乎带着赞扬。

    廖不凡却十分不给面子,梗着脖子却理直气壮的摆手道:“反正你要是证明不了,李成玉身上和之前的幸存者有什么共同点,我是不会认同的。”

    在这一刻大方突然轻声问道:“那么你还记得,你朝李成玉开的第一枪么?也是唯一伤到他的一枪。”

    如此深刻的记忆,其实一直深深印在廖不凡的心中,他立刻说:“记得,可惜那一枪被他躲过了,只擦破了一道脸皮,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幸运的,至少李成玉活了下来,不然我还真的很难向别人解释,他为什么会死的那么惨,那一枪虽然威力没有调到最大档,但是足以打碎他脑袋了,肯定是鲜血四溅,惨烈无。。。”话没说完的廖不凡,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了大方。

    大方很满意,说:“看来你找到了。那就是两者的共同点,在被附体时流出的仍然是红色的血。李成玉脸上的伤口是如此,我们在病房中第一次看到幸存者时,她的伤口,也是。”

    廖不凡沉默着,良久之后他才说道:“不,这还是不能确切的证明幸存者是摩罗族附身,还是有事后诸葛亮的嫌疑,有些牵强了。”

    随后廖不凡朝大方看去,想寻找答案,他突然看到了,大方眼睛里的欣慰,廖不凡整个一哆嗦,就差王大妈附体破口大骂了:你这老那什么的欣慰个屁啊!我又不是你儿子!

    难得的玩笑,成功调剂了自己因张念事件而沉重的心情后,大方笑道:“但是,你忘了最关键的一点,我没有跟你说我确定幸存者就是摩罗族,我只是说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一切要等我到达之后便能确定。事实上如果摩罗族不转移到杨钰身上,那么在我第二次看到它的时候,必然就有方法能确切的辨别出她是不是摩罗族,比如最麻烦也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我们一起拉她去问心台。你说对么?”

    “在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对这个幸存者身份的怀疑,应该最多是初步的,类似于一系列可能的嫌疑人中,看起来最无关紧要的那个,在得到王辰的偶然提醒之后,她瞬间成为了优先级最高的那个。”

    如此廖不凡恍然大悟.

    随即又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我想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

    大方看着对方求知欲极强,且极为诚恳的眼神,说:“好。我可以说一下,整个关乎超自然事件的经过,当然其中有一部分是我的猜想。”

    众人又开始静静的倾听。

    “在26号上午的拍卖会,幕布掀起时我看见了玄机子,当时我怀疑他不是人界的人,因为他审视拍卖会上所有人时的眼神,是类似于小孩子将蝴蝶的翅膀一片片撕下,或者将滚烫的开水浇在一群蚂蚁身上时的那类眼神。而让我确定这件事的是,于成福说的四个字‘仙家手段’。于成福说出这四个字时,脸上无比的自傲和向往,但我看到的是‘奴颜’。”

    “在拍卖过程中,于成福提到了延寿针的获得者,是银城拓高的负责人陈为先,这种做法不符合常理。那么他为什么提呢?”

    陈为先也在思考,他也曾为此疑惑过。

    “很简单,于成福想让人知道此事,或者说在提醒某人关注此事,那么他在提醒谁呢?又为什么要提醒呢?”

    “同样很简单,他在提醒摩罗族。”

    “当时没人知道摩罗族在场,但是于成福知道,他甚至知道那个一直在和他抬杠的人就是摩罗族附体,他为什么知道?因为玄机子。”

    “玄机子不是强大的人物,但是他或者他身后的人掌握着一种颇为强大的力量,天机?神算?占卜?命运?诅咒?怎么称呼都好,类似于这种力量。所以玄机子确切的知道了摩罗族存在的指向,此人不但用力量诅咒了陈为先的父亲,还将陈为先的存在确切的给予摩罗族以提醒。”

    陈为先听得眼珠都瞪了出来,顿时怒火满腔。

    大方又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林梦芝破解了魔氏综合症,因为拓高集团是林梦芝的助力,因为摩罗族的变态喜欢欺软怕硬,因为这个欺软怕硬的变态,一定会对弱小的、敢于对抗伟大摩罗族的林梦芝的帮手陈为先,动手。”

    陈为先不但愤怒还很疑惑,问:“我和我爹都没得罪过于成福和天下集,他们这是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当我们解决了一个为什么之后,很可能冒出来的是更多得为什么。”

    大方转向陈为先说:“我相信玄机子一开始是打着,让你们拓高成为他附庸的想法,就如同他认为整个天下集都是他身后人的附庸一样,或许这是因为灵界面对魔氏综合症,不像四城那样轻描淡写、毫不在意。但这在玄机子于拍卖会上发现,李成玉就是摩罗族时,改变了注意,他决定上演一出,林氏集团利用下属集团少公子,杀死对手拍卖行拍卖会参与者的好戏,因为对付林氏才是他此行,真正的任务。”

    “或许是‘试图’杀死,毕竟他想一石二鸟的可能也是有的,但这不重要。”

    PS:下方


上一章 下一章 遮丑布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