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铁衣寒 > 铁衣寒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3章 算命

正文 第43章 算命

    北城六度巷子,紧临着五福巷,靠近皇城根。

    六度巷子比五福巷还要破烂不堪,巷子两边搭建着形形色色的茅草房,家境稍微殷实一点的人家,才能盖上瓦房。虽然盖上了瓦房,日晒雨淋,年岁一久,也变得摇摇欲坠,仿佛用手轻轻一推,就能推倒。屋顶的瓦片更是惨不忍睹,遇上了恶劣天气,总会吹走几块破瓦,或者砸穿几块瓦片。就像杂货铺店伙计的家。

    杂货铺的店伙计有一门手艺营生,不致于饿到肚子。有的人家没有什么谋生的门路,终日为了财米油盐酱醋茶绞尽脑汁。

    天刚朦朦亮,这条巷子中间的那条泥路上有条身影蹒跚前行。

    那人拄着一根枯木拐杖,一走一探走的缓慢,看这样是个瞎子。

    简舒之和酒鬼老人今天一大早就出了门,谁能料到,那毡帽老太监起得更早。

    两人起身的时候,已经没见到陆旬的踪影。

    酒鬼老人戏言这陆旬是害怕见到他,引起简舒之的一顿嘲讽。

    简舒之找了一根木棍,在屋子中留下字迹。告诉杂货铺店伙计,他们这帮人先行一步了。简舒之看着地上的字迹,咧嘴一笑,比起刚学写字那会,实在进步太多。要是多花点功夫在这上面,说不定在有生之年能够望见吴轩声的后脚跟。

    酒鬼老人打开日月壶,冲着简舒之说道:“给你变个戏法?”

    简舒之瞧了一眼酒鬼老人,呵呵一笑,手里不经意间多出一把小刀,“我也会!”

    酒鬼老人再没吭声,便将那散落一地的寸余飞剑都收回日月壶中。这些都是他的命根,为了铸造这些飞剑,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不多不少,刚好九百九十九把。

    简舒之问道:“这只葫芦里面装的都是这些飞剑吗?”

    酒鬼老人左手执壶,狠狠灌了两口酒,咧嘴笑道:“还有酒。”

    简舒之眼睛翻白,决定不再理他。

    酒鬼老人见状哈哈大笑,“我这说的都是大实话,不然,你还以为有啥?”

    酒葫芦养飞剑,就不怕这些飞剑一个个都变成醉鬼,上阵杀敌而变得不灵光吗?

    两人出了房门,在简舒之简单收拾完房屋之后。

    外面天色不仅有点暗,还有一层薄雾笼罩在泥土路上。

    远方传来木棍敲击路面的闷响,简舒之和酒鬼老人回头观望。

    远处的薄雾之中,慢慢走近一人的身影。这个人的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油腻腻的黑色大褂,脚上穿着已经快磨穿底子的草鞋。头发也不梳理,胡乱蓬着。胡子有点长,都是污垢。脸上五官排列的还不错,看的过去,不惹人厌。只是,眼睛却紧紧闭着,是个瞎子。年纪看似不大,头发也没见白,却饿得骨瘦嶙峋,左手拄杖缓缓而来。

    简舒之看到那名瞎子慢慢走近,伸手在钱袋子里摸了摸。钱袋子早就空空如也,这些年的积蓄上次作为筹资全都给了那名送信的街坊。

    酒鬼老人看到简舒之一脸郁闷的模样,心里暗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好汉也要为了五斗米折腰。身上有钱,还是大爷。“可是想借点钱两呢?”

    简舒之歪过头来看着酒鬼老人,“感觉那人挺可怜。想给他几枚孔方币,买点馒头吃。”

    酒鬼老人哟呵一声,“看不出来,你小子平日那么抠门,这时候还能发起善心。你的钱袋子以前不是挺满的吗,这会儿怎么是瘪的,这又是打的哪门子主意?上次送我喝的酒水,这会想变着法子捞本回去吗?”

    简舒之回答,“我钱袋子里面的钱两都当作筹资送给了别人,这会儿真是身无分文。您老,要不先借我一点。”

    “条件?”酒鬼老人故意逗弄简舒之。

    简舒之实在没有花招来哄骗酒鬼老人,毕竟不是胖子。

    酒鬼老人看到简舒之没招的模样,觉得戏弄够了,正想开口说话,却听简舒之前后左右想了半天,这会儿憋出一句话,“你不是想收温婉为徒吗?我可以帮你。”

    酒鬼老人一听此言,感觉自己捡了一个大便宜,“那就一言为定了!”

    简舒之接过酒鬼老人递过来的三枚孔方币,酒鬼老人宋启先说要留着买酒,没有多给几枚。

    简舒之嘴里虽然愤愤不平,但是,心里还是开心。他喊停那名瞎子,把三枚孔方币交到他的手上。

    瞎子接过钱币,连忙弯腰称谢。作为答谢,硬是要给简舒之算上一卦。简舒之不信天,不信命,本想好意拒绝,但是,见到瞎子一脸诚恳。最后同意了他的要求。

    酒鬼老人见状笑言,“要不,先给我算上一卦,看你算的灵不灵验。”

    毕竟在外讨生活,瞎子倒没有拒绝。“那要多收一枚孔方币。”

    酒鬼老人哈哈大笑,“别人算命还会打着幌子,你这什么都没有,不会是江湖骗子吧?”

    “我靠这门手艺吃饭,怎么会是江湖骗子呢!给别人算命,每人收一枚小钱。给小兄弟算命我这是免费赠送。”

    酒鬼老人冲着简舒之说道:“这样看来,你还是亏了。”

    简舒之不置可否,回答道:“那我可不亏呢。略有小赚。”

    “两位哪位先来?”算命瞎子问道。

    酒鬼老人说道,“那我先来试试水,验验真假。我该怎么做?”

    瞎子说道:“摸骨断生死,手伸出来给我就可以了。”

    酒鬼老人挽起衣袖,把手伸给那名瞎子。

    瞎子刚接过酒鬼老人宋启先的臂腕,由下往上摸到臂骨,立刻松手弹开,脸色开始变得惨白。

    酒鬼老人觉得讶异,问道:“算出什么来了?”

    看到瞎子半天不说话,宋启先一脸狐疑说道:“看来还真是沽名钓誉的江湖骗子。”回头看了简舒之一眼,“我们还是先走吧?”

    瞎子听见两人对话,觉察两人就要离去,没由来的说了一句:“两位慢走。”

    酒鬼老人转过头,“还有什么事情吗?”

    瞎子说道:“断骨之兆。”

    酒鬼老人眉头一眺,“这谁都能摸的出来,我早些年和人有过比试,曾被人折去一臂,这条胳膊被本来就是断的,后面才被接上。你还是长点心吧。”

    瞎子继续说道:“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是指你有大灾将至,可能会因此丢掉性命。”

    酒鬼老人闻言更是哈哈大笑,和文评武判榜的第十人交手,都没有把自己怎么样,大灾早就过去了,开口说道:“我命不由天,自己做主。即便大灾来了,我也拿剑给顶回去。只是,你怕有大灾了。你这门手艺学的不精,是大大的灾难。”

    简舒之伸出手去,“那就也帮我算算吧。”简舒之听到酒鬼老人言语刻薄,担心就此伤了这位算命的瞎子的心,便伸出手去,主动示好。

    瞎子摇摇头,接过简舒之的手臂。

    先是眉头紧锁,接着叹气摇头,最后,一脸茫然。

    简舒之问他情况,瞎子茫然的回答:“什么都算不到!”

    酒鬼老人听见这话,笑的更是大声,“早就说过你是江湖骗子吧。这下,自己倒承认了。呃,既然承认自己不会算,那也不是江湖骗子了。”

    ……

    此刻长平街的尚书府中,乱成一锅粥。宋知书一大早就跑出去找人了。

    温婉也在厅中来回走动,显得比较焦虑。早知道,昨晚就该跟着过去,现在已经过了一夜,人都没有见到,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想到酒鬼老人是主谋,本来感觉就特别不靠谱呀,看来还是印证了自己的判断。温婉有些后悔,在那唉声叹气。

    高凤翔和郑西坡也难得的没有出去,都在厅中等候消息,两人早就派出了眼线,希望能够早点收到消息。

    吴轩声和葛夫子有事情,先出去了,留下大家再此等候。吴轩声临行前,还特意交代一有信息,赶紧报之。

    简舒之和酒鬼老人在路上边走边聊,“宋老,要不猜下大家此刻的反应。”

    酒鬼老人刚把木塞子塞进葫芦嘴,开口一嘴酒香。“还能有什么样的反应?”宋启先反问,担心那是肯定。

    简舒之点头,“温婉见到你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酒鬼老人说道:“她要是见到了我,肯定会追杀半条街。”酒鬼老人忽然又开始戏弄简舒之,“谁让我骗走了她的小情郎,还一晚上没有回去。所以,我得悄悄回去,不能被她瞧见了。”

    简舒之知道酒鬼老人宋启先的嘴里肯定冒不出什么好话,果不其然,前半句说的挺正常,后面又开始不着调了。“宋老,在我面前可以开这些玩笑,在温婉面前还是尽量收敛一点哦。”

    “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吗?”宋启先问道。

    简舒之点点头。表示没有忘记。温婉的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之前这些事情也没有提起过,此事,还得想好怎么开口。当然,首先还是要找温婉了解情况,万一她有师承。此刻酒鬼老人又想收她为徒,那该如何是好?

    简舒之现在才惊觉酒鬼老人为什么那么开心,原来自己考虑事情还是没有那些老江湖精明周到呀,自己这又是跳进酒鬼老人挖好的坑里呀。


上一章 下一章 铁衣寒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