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仲夏夜的秘密 > 仲夏夜的秘密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59章郎情妾意

正文 第559章郎情妾意

    “顾如曦,你的手机是否放在我这里了,而且似乎没有拿,要不要过来拿你的手机走?”

    这个男人微微一笑,露出了一种非常温柔和优雅的笑容,犹如好像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似乎他们就是如同的故友一样感觉好像他们非常的熟悉,而且拿这个手机也是自然而然不过的事情而已了,简简单单这个程序而已。

    顾如曦愣了一下这东西呢,包括旁边的几位男人和所有在场的人都基本都觉得很奇怪。

    而且不由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眼光去看着这个顾如曦,那目光中已经没有那么多纯粹了,很多中有包含着太多的这种语言在里面。

    如果说刚才这个离少爷帮助了这个顾如曦,说这番话,他们觉得有可能是因为路面不平或拔刀相助的一个路人,可能帮助一个可怜兮兮的一个人。

    这些东西完完全全是有可能的,更何况乐山长得这么貌美如花,梨花带雨。

    但是呢,这个时候他们不能不怀疑,而且非常强烈的怀疑这个手机这个事情,这个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就如同一个艳照门的事件可以延续出很多的事件的一个可能性。

    我说那么这个离少和这个顾如曦之间,难道真的有一种非同寻常的一种男女之间的关系吗?

    如果没有这种关系的话,他们两个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一种联系呢?

    这个电话可是很私人的东西,怎么会偏偏的会落在这个离龙的手上呢?

    作为一些吃瓜群众而言这些东西,他们可以进行很多的脑补,而且可以在这过程中做出很多实名制的这种判断,再加上这位离龙也算是个玩世不恭的一个少爷,那么如果男有情妾有意…

    发生某种不可严肃的一种描述的一种事情,这种东西在大家都纵观见过这么多轰轰烈烈的情况下,也不为过吧?

    不然怎么会一个已婚的女人,那个手机会遗落在一个男人手上呢,这东西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吧。

    那么肯定是通过某种很单独的相处,让对方可以拿到自己的手机,这些都是私人的东西,这种东西不言而喻,所以话大家跟着顾如曦的一个表情都有一种很复杂的一种情绪。

    更多的是一种吃光情绪在里面活活这个事情,这故事就这么大单的,那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正妻打小三的这样一个情况。

    也不是单纯的一个三角恋的,可能是四角恋的这样一个复杂的这种情感纠纷。

    顾如曦皱了眉头,他并没有任何的退缩,毕竟自己的手机毕竟为什么会突然而莫名其妙的。

    居然在这个男人手上呢,而且难道是自己扔给了他,确确实实自己也不清楚,怎么会突然自己这个电话搞掉了,居然被这个男人给捡到。

    难道和这昨天在这个晚上酒吧的事情有很大的关联吗?

    所以话顾如曦对的事情倒也算是坦坦荡荡的,倒也就是无所谓的,无谓那些人对自己有什么复杂的眼光。

    无论那些人对自己有什么样的特殊的一种暗语,顾如曦依然挺着着自己的脊梁,向这个陌生人的方向走去了。

    只见他伸长的手臂,而且打开了那扇窗,便有一束道光照亮着自己的面前,那种透露着一种无比高贵的那种王子的那种气概。

    顾如曦看着他打开了门,并没有决定是否要走进去。

    男子转了个头,而见证人既然是如此,那么很多东西就是很明了的,那么也就是说他们之间要分开着一个除害和解,虽然给别人任何一个人给误会了。

    但是顾如曦依然端着自己的行为,依然不会在这世界上有太多让人觉得有一种错误的这种情绪在里面。

    男人转过头来,而且脸上微微一笑,勾出一个很好的弧度,直接走进了这个VIP的包间,房在阳台里面的一个包包里面直接拿出了一个手机。

    尴尬果然是一样,完完全全没有任何意思的区别,直接把这个手机拿了出来!

    顾如曦以为这个男人会迅速的向自己走来,而且把这个电话交给自己,这也算是很正常的事情,做人没有的事情本来就是应该这样嘛,难道像你这么有钱的人还想在其中敲诈艺人,不可能吧?

    这句话当这男人抬开一个眼睛的时候,看了一下正在下面的动作,再度回眸的去看了一下顾如曦这一眼,而且用一种非常笃定的一种语言去说道。

    “顾如曦我觉得呢,这个时候如果你彻头彻底的离开,可能真的不是很明智啊,如果你这时候离开的话,那岂不是此地无银300两,也就是说你所述的一些,其实也就是因为你负罪而潜逃,而因为你愧疚而离开,到时候你想怎么去说怎么去做,到时候你真的以为你还能有这样的一个版本的资格吗?已经错过了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当这些东西都错过之后,很多人就不会再相信你了……”

    男人懒洋洋的去说着这些话,完全就是对这个事情有太多的自己的确定,当然他不会给顾如曦,有任何一个建议,也不会给任何一个判断。

    顾如曦被这男人的这句话所吸引住了,不由自主的想了一下,而且刚才听他这么一说确确实实是如此,如果自己是掩面而离开的话。

    那么这刚才所发生这一切,其实就无形中用一种无言的一种事情。

    已经证实了自己在这个事情上有是愧疚的,或者说至少对推倒吴冰冰这个事情已经间接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我对自己来说话,那么肯定就是有很多的这种情况,就会说也说不清,所谓的一句老话叫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样的话了。

    不由的嘴角微勾,而且直接很好奇的进了这个房间,到底想看看这个男人用什么方式来帮助自己。

    想必这个男人应该有自己的一个办法吧,但是不管怎么样,自己如果这样的一个贸然去离开确实不太好。

    而且最重要是这个男人也帮助了自己,找到了这些手机,这也是自己应该感谢他的地方吧。

    ……

    而这个时候的八卦的一些记者们摄影师们,而且还有抱着一些话筒地址的人,而且这个时候完全是如同面对一个非常大的一个吃瓜的样子,恨不得立马冲了进来,而且打蛋的这个事情完全是非常狗血八卦。

    顾如曦倒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东西,真的没见过这样的场合,自己何德何能居然在此有生之年也遇到这么大的一个八卦事情,而且自己完全是这个事情的一个女主角。

    可以想象的出来,如果自己刚刚就那么走出去的话,媒体可能会在很多的情况下完全是添油加醋的。

    可能是因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一种愧疚,我以退而逃,到那时候肯定有很多的标题。

    肯定是直接一边倒的去讽刺了自己,可能就是边打小三导致小三流产之类的等等的事情,那么一系列的情况下,那么很多的媒体的舆论。

    可能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非常是不客气的,但是自己不管是在结婚离婚和任何一个世界上的一个公允性,可能就没办法去得到了。

    某种东西真的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切就是一段连环计,而且自从昨天爆出那个新闻之后。

    那么自己肯定会被很多记者在的时候跟踪,也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确确实实刚才自己的想法过于单纯了,很多东西根本不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复杂性。

    顾如曦,不由自主的用一种很感激的眼光去看待着眼前的人。

    也许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偏偏这个骑士给自己某种的一种提示和帮助吧。

    而这个吴冰冰在污蔑和酱货这个罪责之后,想让自己在这个时候名誉扫地,根本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这东西也真的是太可恶了,完全是一种非常阴谋之。

    “我在猜想她并非是有意的杀绝不过呢,你们刚好去凑巧去碰到了这个事情而已,所以话呢,有些事情天算而不如人算,既然这个事情都已经完全就发生了,难道你还想再背着黑锅吗?既然不愿背着黑锅,就好好的在这里清风云淡的喝喝杯咖啡,也许事情就有一丝那么着急。”

    如果不是有意的进行赶尽杀绝,为什么呢?要刻意的报道这个赵以敬和这个吴冰冰这么多年的缠缠绵绵的那种爱情的故事呢。

    为什么会突出他们爱情故事是被自己在的过程中是横中插着一截?

    是自己对他们劳燕分飞?

    知道自己的心情会疼痛的,无以加复,但是还是照做不误,这难道就是这个吴冰冰的一个反敌之策吗?

    让自己深入其中以后呢,再叫一些媒体过来进行报道和宣传,那么就坐实了自己,就是一个悍妇就是个毒妇,这样的行为。

    那么在舆论上的一种宣扬之下,就算自己要走法律程序的一个离婚,那么这些东西自己可能也是被迫离婚。

    而且自己可能在法律上也讨不了太多的好处吧?

    这两个人的想法真的是,如果真的是这样想的话,那么自己真的想拿到的东西不会这么简单了,那么大部分的好处自然而然又难入到他们其中。

    难道他们不想是这样吗?

    既可以平平安安的又可以团团圆圆的,又可拿到一大笔的财富,这种东西真的是想得太美了。

    而且他们确实也在这过程中付出了行动,而且将军们一把!

    想到这里的时候,顾如曦的拳头不由自主的紧紧的拽紧了心里愤怒,而且超过了一些委屈。

    真的恨不得一下子用尽所有力气直接把那个女人给推下去。

    反正自己已经背上了这么大的黑锅,那么不如这样,我脆一把利器给你成全了你的心愿!

    吴冰冰,你真的太过分了,我们慢慢没想到你居然会有这么多的阴谋在里面,我曾经把你当成我一个朋友,曾经也在无私中可以聊天,畅所欲言,可有那么一点点的一种友谊在里面。

    但是呢,你居然把我当成一个废物,居然把我当成一个傻瓜,居然用这样方式来对待着自己,你真的以为这样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你的所有的方式去进进行吗?

    你真的以为这一切都按照你的游戏规则去改变吗?太过分了,所以这真的是太过分了……

    只能两年时间,当着这个赵以敬的指责自己,赶走这个吴冰冰的时。

    自己应该明白这个吴冰冰在过程中扮演着多么危险,而多么阴险,而是多么可怕的,完全就是一条毒蛇,不要以为吴冰冰就真的离开了。

    其实他不过是隐藏在黑暗中某个地方,等待的司机直接咬断自己的脖子。

    顾如曦深深做了个新的一个口气,而且心口里面有闷闷的疼痛,让自己觉得自己在这过程中真的是愚昧,自己完全在游戏规则里面根本就没有掌握任何一个游戏的出牌的机会。

    完全是由他们来制定的游戏规则,而自己不过就是其中的一个过河卒,嗯。

    “你的家里面人好像给你打了很多的电话,你这个时候你的家里面应该对你很有担心,可能会担心你在那过程中出现任何一个问题!”

    离龙好心的提醒着,让顾如曦的注意力稍微的有那么一点点的转移,而且看那个手机,其实这个电话早都已经关机了吧,这个电话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早就给打爆了。

    的三紧紧的拧着这个嘴巴,没有对这个事情有太多的言论,也不想对这事情有太多的讨论,只是拿着这个手机有些骂人有些不知所措。

    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一步,这一切所有东西都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

    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做出一个调整的一个契机。

    “先生,非常感谢你刚才的见义勇为,也非常感谢你拿到我的手机”

    顾如曦用这种官方语言去说道确实也是这样,有些事情你真的很愚蠢,到好像能从这个陌生男人这里能寻求到一种安慰吗?这个时候你如果真的把这些所谓的徘徊和所有的一种紧张去寄托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的话,那么你真的是愚蠢到了家。

    顾如曦说完这句话也不想太多的一个停留,一切都让很多事情随风而去吧。

    所以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顾如曦正准备的毫不犹豫的离开的时候,但是这个人偏偏的比自己更早一步的就离开了。

    真的就是有一个光明的道路等待着自己,顾如曦居然神出鬼差。

    嗯,跟着这个男人走了出去,好像有些东西不知道莫名其妙的,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一种满心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好像可能能发生某种事情。

    似乎好像很多事情,也许在这过程中有很多这种意味在里面,但自己也不知道这个过程会发生什么呢。

    也不知道这个过程会走到什么样的地步,似乎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一种可能。

    直接来到了这个沿着这个体育馆的后面,而且直接走到了这个小路的镜头,突然在这里面看到一个后门,这个后门是用铁栏杆子拦着的,有一把钥匙在里面。

    而这个顾如曦看到这个男人完全的噼里啪啦的把那钥匙给打开了,然后就直接走了出去这个东西真的让人觉得好像爱丽丝梦游记一样。

    好像这个通过这条小门就能达到另外一个未知的而浪漫的世界。

    我又觉得很好奇,所以话也跟着进了去,但是在那拐角处的时候,两个人都停了下来。

    停车场上面果然有一个很豪华的车子,停在这个小路的正中央。

    这些东西好像似乎有那么多,冥冥之中做好了安排,如果自己从这个正大厅出去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个摄像头和多少个记者在等待着自己,也许没有人知道自己会从这个小门里面直接走掉吧?

    突然之间他转过脸,在这个顾如曦有些惊讶的时候,直接抓住了她的手,快速的朝那个停车场里面走去。

    不会,其实谁也不知道,连顾如曦根本也没清楚,其实在这个地方隐藏了几个非常特殊的记者,而且他们在这一动不动的,似乎根本就没有让人知道,但是刚才已经把那些未察觉到的一幕已经拍摄的清清楚楚。

    所以话等到更多镜头捕捉到这里的时候,这个轿车以此直接开出了停车场,飞奔而去,让人根本就叹心而归。

    这一季非常完美的,经常脱臼,自己完全完成了,非常绝美的一个猎杀。

    这些所有人都在这个时候,等你发现这个时候这条路的时候,一切都是枉然了。

    呃,顾如曦从后面进镜头的时候,看到那些追逐的一些记者,心跳还没有恢复到一个正常的频率,好险好险。

    如果自己刚才再晚一步的话,那说不定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逃脱这些所谓的狗仔记者的一些追逐。

    到那时候自己就算是不说话,他们也可以通过自己的眼神状态会无限的扩大一些文字报道。

    那时候自己想说什么东西都无天回力,嗯?

    “先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助我,我不知道我值得你为什么去帮助,也许你是位绅士,对吗?”

    顾如曦不由自主的看着这个一面之缘的男人,而且问出了心中的一些困惑。

    对这种情况而言,自己确实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一个巧合。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从天而降的一个身世,在这关键时刻帮助自己从这个泥潭里面抽出来。

    “顾如曦难道你不需要出这口气吗?难道这口气对你来说是已经顺畅了吗?不至于吧?”

    似乎就像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而且微微一笑对这个事情好像是清风如云。


上一章 下一章 仲夏夜的秘密txt